第140章 ;既然心已經定下來了 那就走吧

“什麽?查到了?”

正在處理公文的齊昊聽到林暮恒的話猛然抬眸看著他,帥氣的輪廓上閃過一絲質疑。

林暮恒抿唇點了點頭,麵色凝重,將手中的資料丟給齊昊:“這是兩年半以前震驚了整個b市車禍爆炸案件的資料,還有關於祝流年的相關資料。”

齊昊的眸子微斂,接過林暮恒手裏的文件夾,隨即翻閱了起來,在看到祝流年的相片時,那深邃的眸光泛出異樣的寒光。

“這幾張相片是祝流年生前時的,還有她和瀟瀟的照片。”林暮恒瞥了一眼齊昊目光鎖定的最後一張相片,輕聲解釋道。

照片中兩人緊緊相依著,帶著清純羞澀的任瀟瀟洋溢著滿滿的幸福感,那種笑容是他從來沒有見到過的,左心房的某處像是停止了跳動一般,那股名叫嫉妒的火焰正在一點點侵蝕著他的靈魂。

抓著文件夾的手也不斷用力,眸子裏的寒光也顯得越發的冰冷。

久久,林暮恒見齊昊一直盯著那張相片看,暗道一聲不好,連忙將那張相片抽了出來:“咳咳,別看了,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你還是看看後麵的資料吧!”

林暮恒察覺到齊昊一臉陰沉就非常後悔把這張相片放到資料夾裏。

齊昊冷冷的瞥了一眼林暮恒,對於林暮恒抽走那張相片並沒有表示出任何的不滿,修長的手指輕輕一番,翻至撰滿文字的一麵。

認真查閱了祝流年的基本資料後,齊昊覷眉,不解的抬眸看向林暮恒:“祝流年是孤兒?”

林暮恒挑了挑眉,靠在桌沿邊,點了點頭:“恩,你還記不記得,其實我們與他是有過一麵之緣的,就是那次瑩瑩和瀟瀟還有小雅一起逛街,然後他那時候有來接過瀟瀟,不過那時候也並不知道他是瀟瀟的男友,所以也沒有上前去打招呼,祝流年是在孤兒院長大,我查了他生父生母的資料,就連名字和年齡都查不到,還有,兩年多以前的車禍,警方說有很多質疑點,但是卻沒有足夠的證據,而且,那場車禍爆炸後,並沒有在裏麵找到屍體。“

“沒有找到屍體?”齊昊詫異的抬眸睨著林暮恒。

林暮恒麵色凝重的點了點頭:“恩,你是不是還想問,祝流年和遲荀澤是什麽關係?為什麽他們倆人如此相像?”像是看穿了齊昊的心思一般,林暮恒淡然的反問。

齊昊點了點頭:“你有查到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嗎?”

林暮恒搖頭:“沒有,但是……。”稍稍思索了一下後,林暮恒繼續道:“但是,遲荀澤身邊的高宇我覺得比較可疑,高宇是在兩年前出現在遲荀澤的身邊,離那場車禍爆炸事件隻相隔半年之久,而且,他們倆人的關係看似是經紀人與藝人的關係,但是私底下卻有一種若有若無的關聯,而兩年後,你和瀟瀟結婚不久,他們就突然出現,還自稱是祝流年,你覺得……。”

“有蹊蹺。”齊昊冷冷的打斷了林暮恒的話,冷冷的掃過手上的文件夾,將文件夾丟至桌麵上,起身走到落地窗前,雙手插入褲袋之中,麵色清冷:“我不認為世界上所有的巧遇,真的有那麽巧,遲荀澤那裏既然查不到什麽東西,那就從高宇那裏開始查,就從他兩年前突然出現在遲荀澤身邊的這件事開始查,如果他們是抱有目的性來接近瀟瀟的話,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說完,齊昊的眸子裏閃過一絲寒意。

林暮恒嘴角一揚,笑著揶揄道:“看來你現在是對瀟瀟的事情完全上心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