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6章 我給你跪夠嗎?

任瀟瀟和齊昊接到孫月華的電話後就收拾行李直接飛回國內,下了飛機更是沒耽誤半秒鍾直接坐車來到任衷所住的那家醫院。

B市暮色降臨,燈火闌珊,銀白色月牙掛在朦朧的夜空中,任瀟瀟和齊昊顧不得身上的疲憊,急急忙忙衝進醫院向前台的護士查詢任衷的病房。

電梯內,任瀟瀟努力壓抑著自己心裏那份緊張,不讓人察覺出來,但那雙清澈空洞的鳳眸出賣了她。

即使任衷再怎麽不願意承認她,再怎麽不喜歡她,那也是養育她二十多年的爺爺,要她不聞不問,她做不到。

“別擔心,沒事的。”站在她身旁的齊昊知道任瀟瀟心裏的慌張,淺笑著安慰。

任瀟瀟抬眸,露出一抹勉強的笑:“我知道,我沒事。”

“叮——。”電梯門一開,任瀟瀟便調整了一下心情走出了電梯,找到了任衷所在的VIP病房,裏麵卻傳來激烈的爭吵聲。

而外麵的醫生和護士都避而遠之,外麵還有黑衣人把手著,任瀟瀟的心瞬間提到嗓子眼了。

門口的幾個黑衣人似乎是認識任瀟瀟和齊昊,朝他們微微頷首之後,就轉身輕輕敲了敲門,然後將門打開,任瀟瀟看向病房內。

一位老者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坐在屋子中間,身後站著四五個黑衣人,而任翔威和孫月華守在病牀邊,任衷的臉色更是蒼白如紙,卻麵帶怒意。

看到門開了,一屋子人都看向門口,任翔威看到任瀟瀟的出現擰眉:“瀟瀟?你怎麽來了?”

任瀟瀟抿著唇瓣,有些不明白現在的形式,眸子一一掃過任翔威和孫月華,最終落在任衷蒼老的容顏上,而任衷看到任瀟瀟時,心裏咯噔一響,麵色比剛剛更加難看了。

“媽跟我說……。”任瀟瀟深深的看了一眼任衷,繼續道:“怎麽了?出什麽事了?”

任翔威一聽,立馬怒了,瞪向孫月華:“你老糊塗了,誰叫你打電話給瀟瀟的?”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嗎?

孫月華聞言,有些心虛了,她也後悔了,隻是當時情況危機,她一個人拿不定主意這才給任瀟瀟打電話的。

“我……我隻是擔心……。”

“擔心,擔心什麽啊?瀟瀟來了,事情就能解決嗎?”任翔威怒氣衝衝的朝孫月華吼道。

任瀟瀟有些懵,連忙走到孫月華的身邊:“爸,你別這麽說媽,到底什麽事啊?他們……。”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