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她隻是個送“外賣”的女人(1/3)

我打了車,想回紅星小區,但是轉念一想,蘇桐要把房子賣了,我回去也沒地方住。

我又無家可歸了,鬼使神差地報了另一個地址,司機把我送到海城師範大學門口。

海城大學文學院,在全國都排得上名號,是我高中時期的夢想。空閑時,我也偶爾會來這裏轉一轉。

我沿著師大的樺樹小路,走了進去,海報欄裏,貼了一張《中國古典文學賞析》講座海報,在報告廳,時間是今天上午十點。

我到報告廳時,講座已經開始了,然而,偌大的報告廳裏,卻隻坐了寥寥無幾的學生。

我找了個靠邊兒的位置坐下,老教授在台上,操著他那個年紀特有的不太標準的普通話,正在講《詩經》。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我安靜地坐著,聽著,像一個真正的學生一樣。隻可惜我忘了,現在的學生,多數都不好好聽課。我這樣認真聽課的人,反而顯得格格不入。

一堂講座下來,報告廳裏,睡了個七七八八。

講座結束後,我拿起包往外走,到食堂吃了頓午飯,就再也無處可去。

我在校外的街上瞎逛,見到一個房產中介,就走進去看看。

一套兩室一廳,租金五千。

一室一廳,租金三千五。

工作人員越說,我越肉疼。海城的房租,實在是高得太離譜了。

她們本來挺有興趣給我推銷,後來,看我哪一套都不說去看,就慢慢不想理我了。我磨磨蹭蹭地站在她們宣傳欄前,想找一套最便宜的房子去看看,這會兒,有幾個學生打扮的女孩兒走了進來,跟服務人員嘰嘰喳喳地說起她們要租什麽樣的房子。

後來,她們看好了房型,也是嫌租金太高。

工作人員說:“我這還有一套四室兩廳的房子,樓層有點高,房主報價五千三百塊,比三室一廳貴不了多少,你看你們要不要?”

“我們三個人,住四室一廳的房子,不是更浪費?”女生們立刻反對。

工作人員又跟她們說了什麽,不一會兒,就跑到我身邊,跟我說:“同學,你看,那邊幾個女生也在找房子。現在,海城的房價,都這麽高,你想整租的話,不可能找到便宜的房子了。要不,你跟那幾個女孩兒合租吧?”

我看向那幾個女孩兒,她們全都很期待地看向我。

其中,一個短發女孩兒,走過來,很自來熟地挽起我的胳膊:“同學,你也是我們海師大的學生吧?我剛剛

見你去報告廳聽講座。你這套裙子,可是XX今年出的最新款,看一眼,我就忘不掉。以前怎麽沒見過你呢?”

她的熱情,讓我感覺很舒服。

我訕訕地笑笑,說了個謊:“我剛上大一。”

女孩兒很開心地笑了,說她們也是大一學生,中文係。住不慣學校宿舍,每天要檢查衛生,晚上還要定點兒熄燈斷網,太煩人了。

後來,我半推半就地跟他們去看了房。

房子在錦繡花園小區,六樓,舊了點兒,但是勝在家具家電齊全,房型和視野都不錯。

幾個女孩兒當即拍板兒要了這套房,我不想掃她們的興,就以每月一千五的租金,要了主臥室。

我很高興,我的新家安在高等學府旁邊。

我想著,跟這群學生住在一起,我應該會慢慢脫離之前的生活。

我也以為,我會真得跟她們成為朋友。

人們不都說女學生最單純嗎?

我回紅星小區,搬出了我全部的行李。興高采烈地憧憬以後的生活,我甚至想著,去報個複讀班,再參加一回高考。

隻是,我沒想到,這群女孩兒,最終,卻成了紮在我身上,最毒的針!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

一切安排妥當後,林冉熱情地邀請我跟她一起去上自習課,我訕訕地笑:“不了,我晚上還有事兒。”

“什麽事情呀?自習課都不上了?”她好奇地盯著我。

被那種單純的眼神盯著,我突然有點慌了。她眼裏閃爍的光芒,讓我明顯地感覺到,我跟她們不一樣。

我怕她們知道我在紅夜的事情,怕她們知道我過去所有的一切。

不禁低頭,撒了個謊:“那個……我晚上有個家教。”

“哇哦,你好厲害,才剛上大學就開始掙錢啦!”林冉衝我豎起大拇指,一臉崇拜地誇我。然後,笑嘻嘻地跟著沈夢和李小小她們去學校了。

門“砰”地一聲關閉,我長出了一口氣,一抹額頭上,一層細汗。

這幾天,過得太過神奇,昨夜被下藥,差點兒被畜生欺負了,今天就跟幾個女大學生合租在一起?這變化太快,我有點兒懵,不過,更多的是緊張。

我現在就像是一個沒穿**上街的女人,使盡渾身力氣,去掩飾自己的羞恥感。

這一刻,我做了個決定,還清趙猛的欠款之後,我要盡快離開紅夜,回歸正常人的生活。

然而,奇怪的是,接下來,一連三天,我都坐了冷板凳。

紅夜生意依舊火爆,可是,竟然沒有一個客人點我?!

沒人點我,我就掙

不到錢,眼看著又到趙猛來收錢的日子了,我不禁開始緊張起來。

我手裏的錢本來就不多,現在又拿一大半去交了房租。再不掙點錢,趙猛那家夥肯定又要找我麻煩。

虹姐估計是生我氣了,這兩天,一直沒給我好臉色。

眼巴巴看著她把休息室裏的姑娘一個個送進包廂後,我實在憋不住了,問她:“虹姐,我去哪個包廂?”

虹姐瞭我一眼,撇撇嘴說:“跟我來吧。”

我跟著她,一路走到經理辦公室門口,心裏奇怪,她不帶我去包廂,來這兒幹嘛?

我狐疑地看著虹姐,她一推我:“你背後有洛少這尊大神杵著,誰還敢點你?蘇米,真不知你是走大運,還是倒大黴,洛少這些天都沒來紅夜了,你自己想想以後的路該怎麽走吧。”

說完,她就推開門,把我推進了房間。

我心裏一沉,之前也隱隱猜到,洛少那天大鬧紅夜,現在,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我是他的人了,點我就等於是打洛少的臉,這海城,估計還沒人敢惹他吧?!

我歎口氣,好一個洛少,我得好好謝謝他八輩兒祖宗!

心裏這麽想著,就看到黃經理好整以暇地坐在老板椅上,指間夾著根燒了一半兒的香煙,拿鼻孔衝著我,一副不爽的樣子。

紅夜的老板姓官,據說是當年平地崛起於海城的“九龍幫”的老三,叱吒海城黑白兩道的人物,道上人稱官三爺。

官三爺不常來紅夜,不過,在我看來,他從來都沒來過。反正,我在紅夜五年了,都沒見他老人家出現過。

眼前的這位,是他聘請的職業經理人,姓黃,隻來了不到一年。

我一進屋,黃經理就丟了一份資料到我麵前,不耐煩地說道:“看看吧。”

我拿起那資料,發現是一份清單。表格分兩列,第一列是物品名稱,有玻璃、茶幾、電視……第二列是價格,每一頁幾十行,一共七八頁紙。

最後一頁的最後一個數字,總結,一共三百五十萬一千八百六十七點四元。

“這是什麽?”我很奇怪他幹嘛要給我看這些。

黃經理聽我這麽問,一張豬腰子臉氣成了醬紫色:“你還好意思問我這是什麽?蘇米,洛少為了找你,把紅夜砸了個稀巴爛,這筆賬,總得有人擔著吧?!”

一聽這話,我才明白過來,他這是要管我要錢呐!

我把清單推回到他麵前:“經理,洛少砸了東西,您應該找洛少要錢,跟我有什麽關係?”

這鍋,我要是給背在身上,絕對能把我給活活壓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