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一場賭局(1/3)

我確實是在跟他講道理,不過,他看起來並不打算跟我講道理。

不敢去找洛雲川要錢,偏偏往死裏難為我,這群人是明目張膽地欺弱怕強了。

既然他不想講道理,我還能說什麽嗎?

我不再說話,官三爺身旁的女人卻笑開了花兒:“蘇米,你真可愛。其實,找洛少去要錢,也不是不行。隻不過……”

“什麽?”我仿佛看到一絲希望,奶奶的,既然能找洛雲川要錢,幹嘛要找我?

“隻不過,登門要債,總得帶些彩頭過去。”女人聲音涼涼。

“什麽彩頭?”

她手指一指我:“你咯!整個紅夜,能被洛少看上的,恐怕也隻有你吧?”

我心裏一顫,這是要把我打包好,送給洛雲川?

我是一個人,不是可以隨意交易的東西,不由得憤懣。隻不過,他們一定不這樣認為。

我當然不願意被送到洛雲川手裏,不過,在我反對之前,虹姐卻搶先開口了:“三爺,蘇米是我手下,出了這事,我也有責任。不過,她已經答應,三個月內把錢還清。請您寬限她一段時間。”

嗬,說得真好。

黃經理狗腿地給官三爺點煙,插話道:“蘇米,你還不快謝謝你虹姐。”

謝你大爺!

我心裏比誰都清楚,她表麵上是在幫我說話,實際上,是怕我真的離開紅夜,不能再幫她掙錢。

果不其然,虹姐“真誠”地看了我一會兒後,更加“真誠”地說道:“三爺,蘇米在前麵收入很少,三個月內肯定還不了錢。您看,要不要把她調到後宮去?”

說完,她又補了一句:“以蘇米的條件,去了後宮,肯定能做出一番成績來。對吧,星兒?”

好一條蛇蠍!

說來說去,還是想讓我進後宮。

不過,星兒?這名字……怎麽這麽熟悉?

我猛然想起來那個女人是誰。

程星兒!

當今娛樂圈最炙手可熱的新人,強勢進駐娛樂圈的四小花旦之一。

她怎麽會在官三爺身邊?

程星兒嗯了一聲,點點頭:“蘇米條件是不錯,可以去後宮。”這是她對我的點評。

我一口老血堵在胸口,上不上,下不下,難受死了。

我說:“我不去後宮,死也不去。”

“蘇米,你就別執拗了。”虹姐上來勸我,“你難道還不清楚嗎,洛少那麽一鬧,你在紅夜都沒生意了。給你改個名字,送你去後宮,是救你的命啊!”

我說過,我一犯渾,連我自己都驚訝。

看她這種兩麵三刀的模樣,我一氣之下,“啪”地一巴掌甩她臉上:“你這麽喜歡後宮,你自己去呀!”

虹姐沒想到我會當著那麽多人的麵打她,一下子就懵了。

黃經理見我打了虹姐,立刻就想上來揍我。

官三爺咳嗽兩聲,他才硬生生站住了腳步。

“蘇米,敢在我官三麵前放肆的女人,你是第一個。”他微眯著眼睛,危險地看向我。

我還是那句話:“我不去後宮。”

官三爺大笑,好像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一般:“都進了紅夜的大門,在前麵跟在後宮,有差別嗎?在外人看來……”

“我不管外人怎麽看

!”我都不知道自己哪裏來的勇氣,竟然敢打斷官三爺的話,我說,“我必須對得起我自己。”和我愛的人!

後半句話,我沒有說。

一個小姐的愛情,不說出來就是故事,說出來就是笑話。

官三爺好整以暇地看著我:“倒是個有傲骨的女孩兒。”

程星兒一直微笑著,說話的聲音柔柔的:“三爺如何打算?”

“看她咯。”三爺品了一口程星兒端過來的茶,眼角瞄了瞄黃經理手上的傷,唇上便噙了一抹玩味兒的笑意,“我倒是挺喜歡你的脾氣,現在很少能見到這麽渾的女孩兒了。不過,喜歡歸喜歡,規矩不能破。不然,我官三以後如何在海城立足?”

他說得不無道理,洛雲川之所以砸紅夜,有我拒絕服務的原因在裏麵。如果他放過我,以後,如果再有小姐任性,就不好管理了。

殺一儆百的手段,他玩兒得比誰都溜兒。

我知道,事情完全沒有回旋的餘地了,再掰扯下去也是徒勞。

意識到這一切後,我妥協了,深吸一口氣:“行,三個月內,把錢還你。”

“哦?”他挑眉看我,“你打算怎麽掙這三百五十萬呢?”

天知道!

我現在一點兒生意都沒有,趙猛的錢都還不上,現在又憑空冒出來三百五十萬的巨額債款,腦子裏亂極了。

“如果還不了呢?”他又眯了眼睛,每次他一眯眼睛,我就能想起來以前在《動物世界》裏看過的那些毒蛇,滿身都是危險的氣息。

“還不了,隨你處置。”反正事情都這樣了,我還有什麽好怕的?

“好!”官三爺撫掌大笑,“如果還不出來,我就把你扔進海裏喂鯊魚。”

他說得很興奮的樣子,虹姐跟著嗤笑一聲。

我蘇米想過一萬種死法,還沒想過會被鯊魚咬死,倒挺新鮮。

“行。”我答。

辦公室裏安靜了片刻,官三爺似乎更開心了,又說:“不如做成一場賭局,我賭你三個月內掙不到三百五十萬。你輸了,就喂鯊魚。如果你贏了……”他若有所思地摸著下巴,思忖了好半天,才說,“你贏了的話,我收你做幹閨女。”

此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驚了。程星兒驀地看向官三爺,滿眼的不可置信,不過,這震驚的神情隻持續了瞬間,便巧笑地依偎著官三爺坐下,撒嬌地說:“三爺,您偏心!”

聽他話中的意思,她自己想認官三爺做幹爹?

官三爺哈哈大笑,一伸胳膊,把她攬進懷裏,手指輕點著她的臉頰:“你還吃醋了?她還不一定能掙夠錢呢,難道,你不想看她下海喂魚?”

“不想,太血腥了,人家害怕嘛!”程星兒小貓般依偎在官三爺懷裏。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我很難想象,電視上光鮮亮麗的大明星,會出現在這煙花之地,而且旁若無人地衝一個足以做她父親的人獻媚。

官三爺笑嘻嘻地摸了把她胸前的柔軟部位:“你呀,什麽時候能改掉善良的毛病?!”

倆人旁若無人的親昵,看得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我雖沒想過要做他的幹閨女,但是,我也知道,在這弱肉強食的海城,如果能有官三爺這個靠山,

意味著什麽。

“好,我答應這個賭局。”我應聲,見他不再理睬我,便道了別,想退去。

腦子裏快速轉動著掙錢的辦法,可是,我蘇米除了會在風塵地賣笑陪酒,其它什麽都不會。

何況,還是三個月掙三百五十萬巨款!

我的大腦,順理成章地死機了。

不料,這時,一直站在一旁假裝空氣的百合卻開了口:“三爺,還有一件事要匯報。前麵酒吧駐唱歌手,因病請假了,今天晚上的急需一名駐唱歌手。”

百合口氣淡淡的,話一說完,虹姐就瞥了她一眼,拿捏著嗓子說:“這種小事,還需要跟三爺匯報?!”

黃經理也瞪百合,紅夜的事務越級匯報給官三爺,當他這高薪聘請的經理是擺設嗎?

百合說完話,就又站在一旁,神色淡淡地假裝起了空氣。

我也很奇怪,一向不愛多管閑事的百合姐,為什麽會突然關心起酒吧的事情來了?

程星兒看了百合一眼,忽然伸出一根手指,指著我,說:“蘇米,你會唱歌嗎?”

我愣了一下,餘光裏看到百合淡淡的神情,忽然明白了什麽。

我忙點頭,說:“我會一點兒。”

在紅夜幹了五年陪酒小姐,唱歌是基本功之一。

“三爺,讓她試試吧。”程星兒說完這話,虹姐的臉都氣綠了。

“也好,你就唱一首歌來聽聽。今天星兒在這兒,就讓她給你點評點評。”官三爺一副很有興致的樣子。

我感激地看了百合和程星兒一眼,想了想,便清唱了一首《一個真實的故事》。

“走過那條小河,你可曾聽說,有一位女孩她曾經來過……”唱過那麽多有關情愛的歌,不知道為什麽,真正有人想聽我唱歌的時候,我腦海中,便偏偏隻浮現出這一首。

小時候,街上經常放這首歌。我懵懵懂懂地聽明白,那是一個女孩兒和仙鶴的故事。她為了自己所愛的仙鶴奮不顧身,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齊陽說我的性格,跟歌裏的女孩兒很像。

我嘻嘻地笑,問他願不願意做我的仙鶴。因為,他是我最珍貴的人。

“隻有片片白雲為她落淚,隻有陣陣風兒為她唱歌,喔~啊~還有一群丹頂鶴,輕輕地輕輕地飛過……”

唱到最後,我的眼角,流下一滴淚。

室內靜默片刻,程星兒第一個起身鼓掌:“蘇米,你唱得真好。”

聽過我唱歌的人都說我唱歌好聽,但是,我並不知道自己的唱功究竟在什麽水平。

程星兒眼中閃著光,激動地對官三爺說:“三爺,您真是撿到寶了,蘇米唱歌音域寬,音準佳,音色也有自己的特點。放到酒吧駐唱,都屈才了。”

官三爺哂笑:“你真當我官三不懂音樂呀?!”

他話裏的意思很明顯,程星兒在謬讚我。

我心裏有些忐忑地等待官三爺做決定,時間慢得不可忍受。

官三爺慢條斯理地品了一口茶,才說:“我忽然想到一個好玩的事情,在酒吧搞一個打賞機製,就像是網絡女主播那樣。有顧客喜歡你,就可以給你打賞,三個月內,如果你的打賞能超過三百五十萬,就算你贏。”

我覺得這提議,真他嗎的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