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自作多情

這一天,我給獅王梳毛,獅王高興了,就撲到我身上跟我撒嬌。?

我一手揪著獅王的耳朵,一手拍打著它的腦袋,讓它不要胡鬧,這家夥一瘋起來,能把我的整個床鋪弄成狗窩。?

獅王似乎也知道我好脾氣,好欺負,不管我怎麽訓斥,它都不肯聽話。正當我和獅王在**滾來滾去地打,房間的門開了,皮休走了進來,吹了一聲口哨,獅王就從我身上下來了。?

皮休拍了幾下獅王的腦袋,“外邊呆著去!”?

獅王這才戀戀不舍地看了我幾眼,走了出去。?

皮休看著**衣衫不整的我,“我的獅王是母的,你別把她弄懷孕了!”?

靠……將近一個禮拜沒說話,突然開口說話了,還沒句好話。?

就算不是好話,但見皮休和我說話了,而且主動來找我,我還是挺高興的,一時間,竟然有些語結,“你……你不碼字了?”?

“嗯,你弄這麽大動靜,我能寫得下去才見鬼!”皮休毫不客氣地在我的床墊上坐下。?

我扒拉了幾下頭發,又扯了扯有些皺的衣服,“我去倒水。”?

“這是我家,你用不著客氣。”?

也是,人家是房東,我是房客……?

“你借我的錢,我下個月還你。”?

“不用了。”皮休漫不經心道。?

“不……不,那個錢我一定要還的!”?

“我說不用就不用!你錢多沒地兒放怎麽著!”皮休瞪了我一眼,“我有一親戚在刑警隊工作,本來那天的事情不想麻煩他,後來彩鈴知道了,給捅了出去,仔細一問,弄明白了,沒你什麽事,錢就給退回來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皮休,他家還有這樣的親戚,真是神通廣大,不是可憐我,故意這麽說的吧!我可不能稀裏糊塗就當真了。?

“皮休,我真不差那幾個錢,就是這幾個月手頭比較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