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疼痛

“我……我真的不行……你下來……”我是真急了,他不會對我一做到底吧!我從來沒有想到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滿身都是冷汗,大腿開始抽筋,舌頭也開始不聽使喚……?

“昨晚不是挺好,挺享受的嘛!”皮休俯身吮上了我胸口的小豆子,汙言穢語不時的傳來,“它們已經很硬了,很有感覺吧!”?

“你……混蛋……”我用拳頭擊打皮休的後背。(八?度吧?

他卻無視我的抗擊,用舌尖在小豆子上兜轉,用嘴唇拉扯。?

電流順著胸口迅速地傳遞到全身,我的拳頭變得越來越無力,甚至開始喘息。?

“乖乖聽話就對了,把你老公我打壞了,誰來疼你啊!”皮休在我的耳邊低語,舔弄著我發燒的耳朵。?

老公……這家夥把我當女人嗎??

“你,滾!”我惱羞成怒地推向皮休。?

他卻握過我的手腕,壓在枕頭兩側,眼神詭秘地看著我,“到現在還不承認我們的關係,非得逼我將生米做成熟飯嗎?”?

“你……混蛋……”見皮休從我的身上下來,我頓時爬了起來。?

皮休卻再度將我抓住,將我反壓在**,緊接著將手指捅了進去,後邊傳來撕裂般的疼痛,我身體不由一顫,失去了反抗的力氣。?

“你出來……”我痛苦地叫了一聲。?

皮休不但沒有退出反而更用力地送入,疼痛感比昨晚增加了十倍,幹澀的疼痛和羞恥感,讓我的忍耐到了極限。我拚命地掙紮,但無奈皮休全部身體的重量都壓在我的身上。?

“快停下……”近乎哽咽的聲音從我的嗓子裏發出,可怕的疼痛讓我感到驚恐。?

不僅是後麵,連同小腹肛腸一同做痛,我的身體因為無法忍受,而劇烈的顫抖,身體完全汗濕。?

“齊林,說你愛我!”皮休的聲音強迫性地擦過我的耳膜。?

“操……”很少說髒話的我,終於忍不住罵了。?

皮休的手指退了出來,緊接著將兩根手指戳了進去,攪得我沒有力量掙紮和謾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