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陌生來電

回到家,洗澡的時候,才發現我的屁股青了一塊?

皮休給我擦著藥,一個勁兒地說我笨。?

“你輕點!”我痛的齜牙咧嘴的。?

皮休就擰我的臉,“雖然很笨,但是笨的很可愛,我喜歡!”?

這麽肉麻的話,皮休說起來向來很坦然,但我卻總會羞得麵紅耳赤。?

皮休那家夥臉皮厚,而且膚色比較暗,就算臉紅也看不出來。?

我就不行了,隻要一害羞,脖子和臉都會變紅,這個時候,皮休不僅不收斂,還故意繼續逗我,似乎我生氣會讓他高興似的。?

在一起時間久了,擁抱接吻**,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不會再覺得別扭和不適應,雖然不會像剛開始那樣一天做很多次,但達成默契以後,還是覺得很溫馨。?

按照皮休的說法,我們是新婚之初一夜七,自從兩個人在一起後,幾乎沒有隔天過?

果然像新婚蜜月一樣的甜蜜,雖然不能天天膩歪在一起,但至少夜夜膩歪在一起……?

快過年了,就意味著距離拿提成和獎金的日子不遠到,想到到時候可以拿到數目不小的一筆錢,就滿心的成就感!?

我應該和皮休一起努力,為實現他的夢想而奮鬥!希望他能夠輕鬆一點,不要天天熬夜碼字。?

其實,和喜歡的人在一起,過生麽樣的生活,住什麽樣的房子,並不重要。不知道皮休為什麽那麽熱衷於屬於自己的大房子,希望可以將我像金絲雀一樣養起來。?

不過他沒有強迫我辭職呆在家裏做家政夫,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因為是冬季,天黑得比較早。下班的時候,天已經有些黑了,華燈初上,馬路上是匆忙的車輛和行人!?

天下著雪,這是今冬的第二場雪!?

想到皮休在家裏餓著肚子,等著我回去做飯,出了公司後,我就不禁加快了腳步。?

剛走出不遠,口袋裏的手機開始震動,拿出來後,是一個陌生的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