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我們都要重新開始

我正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時候一個熟悉的影走了進來,我體不由一震,是彩鈴!

彩鈴走到病上,帶著溫和的笑意,向夏雪道,“你已經守了一天一夜了,現在齊林已經醒過來了,我也沒什麽事,還是我來照顧他吧!”

我呆呆地看著彩鈴,從她的臉上看不出憤怒憎恨,似乎什麽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真不知道怎麽感謝你和皮休好,如果不是你們,還不知道會怎麽樣呢!”夏雪感激道。(百度搜索?Www.8dU8.CoM)在她的眼裏,彩鈴和皮休反而是外人了……

“畢竟我們是齊林的朋友嘛!送他到醫院也是應該的。看你眼睛都熬紅了,如果累病了,齊林該心疼了!我給你帶了飯菜,就放在我爸的休息室裏,那裏沒人打擾,你還是去休息一下吧!”

見夏雪滿臉的憔悴,而我又有很多事要問彩鈴,見夏雪遲疑著不走,便隻好開口道,“你去休息吧!我又有些困了……”

“放心吧!我爸就在這個醫院裏,有什麽事都很方便,你就安心休息去吧!”

我這才知道這是彩鈴的父親所在的醫院,難怪能夠提供休息室。

見夏雪離開了病房,房門關閉後,彩鈴回過頭,看著我幽幽地歎了口氣,“你怎麽這麽傻!”

我無語……是啊!我真是傻透了……不知道彩鈴該怎麽恨我呢!孩子還沒有出生就沒有了父親,彩鈴該怎麽辦呢?

“殺人償命,你們又何必救我……”我苦笑。

“什麽殺人償命?幸好你們都沒有事。”彩鈴的眼睛紅了。

我一愣,安誌炫沒有死嗎?被我刺得那麽重,流了那麽多血,還沒有死嗎?

我一時間不知道是喜是憂……難怪彩鈴沒有和我拚命……

但,她的反應也太不正常了……她不會不知道這其中發生了什麽事……所有的一切想隱瞞,也是不可能了……

“你不恨我嗎?”

“那個對不起你的人是我……”彩鈴的體微微顫抖著,強忍著眼中的淚水,“如果當初沒有讓你替考,沒有讓你們見麵就好了,至少你不會受到傷害……我真是太傻了……”

看著被痛苦折磨的彩鈴,我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麽……這其中的對與錯,誰能說得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