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愛情,不早,不晚,剛剛好!

(加更票還債中……)?

見房門再度關閉,我的心陷入了深淵,這個家夥到底要做什麽??

突然想到那個被安誌炫提走的黑色袋子,我不由地叫了一聲糟糕,奔跑到衛生間時,發現脫下來的衣服果然不見了!連手機一並帶走!?

真是該死!這個家夥拿我的衣服做什麽?!現在連出去都不可能了!?

我呆站在衛生間,腦子一片空白……?

裝飾華美的房間就像一個精致而昂貴的水族箱,而我就是那隻無處躲藏的小醜魚,無法呼吸!?

包裹著毛毯,蹲坐在沙發上縮成小小的一團,自己的人生真的很悲哀呢!?

不是沒有想過,如果當初死了,也許就真的解脫了呢!?

雖然皮休並沒有因為我的隱瞞而怨恨於我,與我疏離,但是對於他的包容,我沒有辦法不愧疚。就算對方是因為愛,也沒有辦法覺得理所當然……?

我在房間中被困了整整三天,連房間中的電話線都給切斷了,根本無法打通。?

冰箱裏雖然堆滿了食物,但我看到隻想吐……?

虛脫地蜷縮在房間的角落裏,覺得自己就像一隻失去硬殼的蝸牛,不知道該躲到哪裏去!?

即便有硬殼在,也不足以堅硬到可以保護自己,而現在的我,更為悲慘,連小殼也失去了,隻是一隻酷似蝸牛又不是蝸牛的軟體動物。?

在我瀕臨崩潰又無計可施的時候,房間的門打開了,我不顧一切地衝出去,哪怕明天登上報紙的頭條,我也要衝出去!?

就算是死,也不能呆在這裏,讓那個變態的家夥,如願以償!?

當我衝到外邊的大廳,卻見門已經閉合了,有一疊衣服整齊地放在地麵上!?

這是怎麽回事??

包裹在身上的毯子劃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