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顧驍,我不愛你了

“對了,我還要告訴你,顧驍哥哥已經答應了雲兒姐姐,等給她做完手術,就跟她結婚,給她一場盛大的婚禮!”

岑安安不再掙紮

蘇小小看著岑安安滿突然黯淡下來的眼睛以及她絕望的淚水,隻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贏家。終於,她蘇小小終於等來了這一天,將高高在上的岑安安踩在腳下,任她宰割!

手術台上的燈亮晃晃的,十分刺眼,就算兩眼盯出了重影,岑安安依舊睜大著眼睛。身旁是檢查著手術儀器的醫生護士,門外是趾高氣揚的蘇小小。

岑安安想問為什麽?她沒有做錯任何事,對姐姐一昧忍讓,對蘇小小掏心掏肺,她們為什麽這麽對她?

或許她是有錯的,從一開始就不應該生在岑家,或許她從一開始就不應該救起顧驍!

可是很奇怪的,她並不後悔救起了他,她現在隻想問顧驍一句,憑什麽?

憑什麽他要這樣一而再,再而三地闖進她的生活,不折手段地逼迫她侮辱她!難道就憑她愛他嗎?

岑安安突然奮力掙紮起來,她一定要去問問顧驍,他憑什麽?!

隻是她身子骨弱,又經曆這般創傷,力氣怎麽比得過身邊這群身強體壯的人?

掙紮無效

岑安安看著護士將麻藥緩緩注入她的身體裏,心裏隻剩下了一句話:

顧驍,我不愛你了,絕不。

“安安!”

顧驍滿頭大汗地從噩夢中醒來,猛地直起身子,發現自己竟然在岑雲的房中,四周安安靜靜,隻聽見他劇烈的心跳聲。

剛剛的夢太過於真實——岑安安滿臉是血,靈動的雙眼早已化作兩個血窟窿,流下兩行血淚。她隻是沒有感情地向他說著,她很痛,她好恨他——死,都不會原諒他。

顧驍覺得心很慌很慌,他隻記得他吃了岑雲叫琴姐給他的一碗粥便迷迷糊糊睡著了,他現在有種強烈的預感,岑安安一定是出事了!

他忙從床頭櫃上拿起他的手機給助理打電話,抓起外套顧不得穿好便去車庫取車。

顧驍覺得等待助理接起電話的每一秒都是那麽難熬。

“喂?顧總。”

顧驍劈頭蓋臉一頓質問

“夫人那邊怎麽樣了?”

“夫人?哦,您是說安安小哦不,安安夫人啊,手術很成功,您不用擔心。”

顧驍停住開車門的手,“什麽手術?”

“您讓醫生給安安夫人做的眼角膜捐獻的手術啊,顧,顧總,怎麽了?喂?喂?”

蠢貨!

顧驍猛踩油門,飛速趕去了醫院。

醫院的vip豪華病房內

本應該屬於岑安安的柔軟大**躺著的卻是滿臉蒙著紗布,隻有嘴唇露出來的岑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