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她不過就是個笑話

心,猝不及防的疼了下,岑安安隻覺得酒喝多了,胃裏一陣翻滾,她推開顧驍跑去洗手間,剛吐完,嘴唇和眼角都紅紅的,洗手間的門忽然被拉開。

閨蜜蘇小小站在身後,她今天是伴娘,穿著最美的裙子。

“小小……”岑安安難受的想要安慰,可蘇小小卻猛然推開她:“別靠近我!”

“小小?你怎麽了?”

“岑安安,有件事,或許你還不知道。”蘇小小穿著淺黃色的小禮服,冰涼的指尖劃過岑安安小巧的臉,壓低了聲音:“還記得那次去山頂拍攝日出嗎?我告訴你,晚上有百年不遇的流星雨,我們可以晚上看流星雨,白天拍日出……可天氣預報說第二天有雷陣雨,哈哈哈,岑雲那個賤人勸你不要去,可我使勁攛掇你,結果那天她還讓我離你遠點。”

“憑什麽!憑什麽她可以一直獲獎,憑什麽她可以嫁給顧驍,所以我故意把她推下山崖,假裝是她自己失足……”

聽著蘇小小的敘述,岑安安臉色刷白,她拿開蘇小小的胳膊:“你說什麽?”

蘇小小剛剛還趾高氣揚,她卻忽然變了臉色,楚楚可憐的攥著岑安安的胳膊往窗戶走,“啊啊,安安你不要殺我!我絕對不會告訴別人那天是你故意把岑雲推下懸崖的,你不要殺了我!”

“岑安安,你幹什麽!”

一聲爆喝,岑安安渾身一個哆嗦,可蘇小小已經推開她往身後撲去:“嗚嗚。顧驍哥哥,你不要怪安安,安安她也是年紀小不懂事兒,那會兒岑雲姐的各種作品都獲獎,安安她也是一時嫉妒!”

一時,嫉妒?

岑安安不可置信的看著蘇小小顛倒黑白,顧驍額頭上青筋跳躍,他以為隻是意外,沒想到居然是岑安安處心積慮?!

顧驍氣急了,一把上去將岑安安按在洗手間的盥洗池上,咬牙切齒:“岑、安、安!原來是你有意害死岑雲的!”

“不是,不是我……”

“你該死!”顧驍一把扯開她的衣服,嘶啦一聲,門外忽然傳來爸媽親切的呼喊聲,岑安安拚命地搖著頭,眼看門就被推開,顧驍一把將她拽下來,眼神陰鷙的盯著門外的人:“叔叔阿姨,你們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麽會娶岑安安嗎?”

岑父岑母無措的站在門外,顧驍邪魅一笑,將衣不蔽體的岑安安推出去:“是她,是她勾引我的。”

沒有人把她當成顧驍的妻子,在他們看來,她不過就是個笑話。

顧家別墅,岑安安身上全是傷痕,抓的,咬的,打的,這都是拜她的親生母親所賜。因為蘇小小告訴她,是自己出於嫉妒所以害死了岑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