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我就是死,也不會成全你們

姐姐果然沒死?!

“哈哈,知道是我沒死,你是不是很傷心?”

“姐,你沒死實在是太好了!”

“嗬,”一身冷笑,眼前的黑布被人拽開,岑安安一眼看見那張恐怖的臉,臉上好幾條明顯的疤痕,精致的臉此刻已經變得慘不忍睹……

而緊緊貼著她的臉的,卻是冰涼的匕首!

“姐,你要幹什麽?”

“幹什麽?你猜呢,當年要不是你把我推下懸崖,你以為我的臉憑什麽變成現在這幅人不人鬼不如鬼的樣子!我現在就讓你嚐嚐這種滋味!在你的臉上劃幾刀,看看你還怎麽勾引男人!”

岑安安嚇得都快哭了,幸好身後的繩索綁的不解釋,她趁著岑雲愣神的片刻趕緊逃了出去,可走到大廳迎麵撞上一個男人!

男人炙熱的胸膛上滿是熟悉的味道,她抬頭看見顧驍那張慍怒的臉,話還沒說,岑雲已經追了出來。

“顧驍……你別讓她跑了,她不僅在你的排骨湯裏下藥,把我推下懸崖,害得我現在毀容,居然還妄想要嫁給你取代我的位置,嗚嗚嗚,我現在這個樣子可怎麽辦?”

哐當一聲,水果刀掉在地上,岑雲抱著肩膀蹲在地上哭的聲嘶力竭。

岑安安肩膀被顧驍狠狠地攥的生疼,他陰鷙的目光落在岑雲雲身上:“雲兒因為這幾年來哭的太厲害,眼角膜脫落,醫生說再過三個月眼睛就要看不見了,你的眼角膜,給她。”

如同晴天霹靂。

岑安安不停地搖頭:“不,我不要,不是我推她下去的,顧驍你怎麽能這麽殘忍!我是一個攝影師!眼睛對我來說多麽重要你不可能不知道!”

“顧驍,我這輩子算是完了,你不會喜歡我了對不對……”

岑雲還在那邊添油加醋,岑安安絕望的抱著顧驍的大腿,可卻被他一條踹翻在地!“岑安安,那你也應該知道,眼睛對岑雲來說多麽重要!是你做的孽,就由你來還!”

眼看著顧驍溫柔的將岑雲摟在懷裏,說著溫柔的情話,說即便她毀容了他還是愛她,愛她,嗬嗬。

如果讓他知道,當年那個女孩,是自己呢?

岑安安顫抖著站起來,看著地上的一對男女,一字一頓:“你們,會遭報應的。”

整整三天,她被綁在臥室,滴水未進。

嘴唇已經幹裂的厲害,看著顧驍和岑雲抱在一起秀恩愛,岑安安隻覺得心裏跟用刀子挖肉一樣的疼。

就算以前再怎麽不堪,可現在顧驍是她的丈夫。

他毀了她的婚姻,毀了她的前途,現在又要毀了她的眼睛啊。

顧驍,我上輩子欠了你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