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對我說‘我愛你’的人 part9

進了屋的四人除了去廚房準備茶水的日冕,秋瀾他們都坐在了沙發上。

日冕從廚房出來前客廳裏的三人一句話也沒有說過,所以當日冕來到客廳看到的就是各自在想著什麽的三人。日冕把倒滿了茶水的杯子分別放在桌子上,自己坐在了月辰溪的旁邊。

“辰溪,你決定好了嗎?不會後悔?”月辰濂突然開口,雖然他是對著月辰溪問話,但是眼睛卻是看向日冕。

突然聽到月辰濂說話,日冕跟秋瀾都看向了月辰濂。而發現月辰濂正看著自己的日冕不禁抖了下。

“恩,我決定好了,才不會後悔呢!”哥哥你太小看我了,我早就有長期作戰的準備了。月辰濂心中暗暗想著。

看了眼表情認真的月辰溪,月辰濂嚴肅的說道:“那就好。你應該很清楚我們月家的人做任何事都決不允許有‘後悔’這個詞,你可以失敗很多次,但是絕不能後悔。現在你既然決定了要那麽做我不會攔你,但是你自己做的決定你要對自己負責。”

月家的家訓從跟月辰濂交往開始秋瀾就已經背得很是熟悉了,但是現在他很是不明白月辰濂為什麽要對他一直疼愛有加的弟弟說出這樣的話來,秋瀾眼裏略帶擔憂的看著月辰濂。而日冕更是完全聽不懂這奇怪的對話,來回的看了月辰濂他們兄弟好幾次。

“哥哥,我知道了。”從小就背的家訓能不清楚嗎,再說月辰溪可是以月家的家訓為榮的。

看著月辰溪月辰濂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他的決定。

一向秉持著不懂就要問的道理的秋瀾忍不住開口問道:“濂,你們這是在說什麽啊?我怎麽都聽不明白。”

“你不用明白也沒關係,已經很晚了,我們不是還要出門嗎?”看了眼牆上的掛鍾,時針已經指向11點了,月辰濂提醒著秋瀾。

“啊——慘了,那家店可是11點半就關門的了,濂,我們快走啦。”抬頭看向掛鍾,秋瀾大叫著站了起來,一把拉過身旁的月辰濂的手就往外賺至於剛剛的問題早已被他丟到腦後去了。

月辰溪看著匆忙離去的兩個人笑道:“大嫂真有趣!”

“那一直都是這樣的。”日冕笑了笑說。其實他也很想問月辰溪剛才他們兄弟兩說的話是什麽意思,但是想想自己有什麽資格去問呢!秋瀾就不同了,月辰濂可是他的另一半啊。

看著一臉很想問又不敢問的日冕,月辰溪輕聲問道:“日冕學長不想知道剛剛哥哥他跟我說的話是什麽意思嗎?”

“啊?”日冕吃驚的看向月辰溪。

“因為日冕學長你好像很想知道似的。”月辰溪一臉認真的說道。

“咳——”月辰溪那認真的表情加上語氣肯定的話語,讓日冕一陣尷尬,日冕覺得自己肯定臉紅了,他想不懂月辰溪為什麽會這樣問,難道是他臉上的表情出賣他了。這樣想著,日冕用手按了按自己的臉,突然又覺得自己這樣真的太傻了,偷看了眼沒什麽反應的月辰溪,日冕慢慢的把手放了下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aizaiqingtian/1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