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為我帶上戒指的人 part8

“哇——好飽啊!”秋瀾靠在沙發上,眯著眼睛感歎道。

“恩。”禰夢應了聲。

“哈哈——濂的廚藝不錯吧。”裴凜洋洋得意的說著。

“又不是你做的,你得意什麽。”看不管裴凜的得意的樣子,禰夢吐嘈道。

“夢夢你怎麽那麽不給麵子啊。”裴凜哀怨的瞅著禰夢。

“哼。”禰夢看也不看裴凜一眼,撇開了頭。

日冕坐在一邊看著也不出聲。

“日冕——”秋瀾突然叫著日冕。

“請問有白開水嗎?”日冕問著月辰濂。

“有。我去拿吧。”

離開前月辰濂別有深意的看了日冕一眼。

月辰濂的一舉一動裴凜都一直注意著,看向日冕的那一眼他當然也看到了。

“日冕,別說兄弟我沒提醒你,離濂遠一點,那是瘋子,別想著跟他作對。”裴凜看著廚房你忙著倒水的身影,小聲的說著。

跟那個人作對?裴凜也太看得起他了。日冕不免在心裏嘲笑著自己。隻要月辰濂沒有對秋瀾做出實質性的傷害,他永遠也不想跟他爭任何東西。那人看起來就不是一個可以惹的主。

雖然沒有得到日冕的應承,但是以日冕的聰明也知道月辰濂是惹不起的。裴凜也不再說話。

“給。”從廚房出來的月辰濂直接把水杯遞給秋瀾。

“啊——謝了。”快速的接過月辰濂手上的水杯,秋瀾不敢去看月辰濂。不知怎麽的直覺告訴他現在還是不要去看月辰濂的好。

看著秋瀾慢慢的喝著水,月辰濂心底那僅存的那塊淨地像被柔風撫過一樣,漾起了漣漪。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aizaiqingtian/2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