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為我帶上戒指的人 part10

第二天一早,秋瀾就牽著日冕的手走進教室。

同樣一早就來到教室的裴凜,才剛剛坐下就看到秋瀾他們進來了。

“喂,你們兩個昨天下午跑哪去了?竟然開學第一天就逃了半天的課。不會是去鬼混了吧?”裴凜不無嘲諷的道。

“裴凜,你今天怎麽說話帶刺的啊。”秋瀾不解的看著裴凜。

“被罵了?”日冕猜測道。

“是啊——還不是因為你。”裴凜沒好氣的說著。

“那還真是抱歉了。”日冕好笑的看著裴凜。

“骸一點誠意都沒。”

秋瀾站在一邊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麽。

“裴凜,禰夢怎麽不在?”沒有看到禰夢,秋瀾奇怪的問著裴凜。

“夢夢他不舒服,請假了。”

聽到裴凜的話,日冕別有深意的看了裴凜一眼。

“日冕,你幹嘛這樣看我?”察覺到日冕異樣的目光,裴凜心裏亂寒了一把。

“沒事。”原來不是這樣哦。

看到日冕沒事人的樣子,裴凜像是明白了什麽,漲紅著臉瞪著日冕:“你這腦子裏都在想些什麽!”

“怎麽了?”感覺氣氛不太對,秋瀾呐呐的問著。

“沒事,你快點坐下吧。”日冕,讓秋瀾坐下來。

“可惡。”這人就隻會在秋瀾麵前裝樣子,其實裏麵黑得很。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aizaiqingtian/2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