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8

第二天。

“秋瀾,你跟濂兩個人是怎麽了?”看著秋瀾眼睛浮腫,臉色憔悴,整個人奄奄的,裴凜就想到家裏那座冰山,從昨天下午回來後就生人勿近的樣子,害得他都不敢去找他說話。

“裴凜。”禰夢扯著裴凜的衣袖要他不要再說了。

“怎麽……”裴凜也注意到了自己說出月辰濂的名字時,秋瀾的眼裏馬上就絮滿了淚水。

“秋瀾……”禰夢心疼的看著秋瀾,一向堅強的他竟然會在那麽多人麵前落淚,那心裏有多痛苦啊。

看著教室裏越來越多的人,裴凜分別抓過禰夢和秋瀾的手走出教室。

裴凜把秋瀾他們兩個帶到了一間廢棄的教室裏。

“秋瀾,日冕他今天沒有來上課,你跟他住在一起應該知道是什麽原因吧?”裴凜小心翼翼的問著秋瀾,他總覺得秋瀾今天這樣不僅僅是因為月辰濂。

果然秋瀾在裴凜說出日冕的名字時把頭撇開了。

禰夢看了看秋瀾,然後對著裴凜搖頭。

“濂……他怎麽了?”秋瀾突然很小聲的問著。

“啊……他昨天回到家整個人像別人欠了他好幾百萬似的,回到他自己的房裏更是把房間裏的東西不是用摔的就是用踢的弄得破破爛爛的,我在門口看了下都不敢進去。”裴凜心有餘悸的說著。他已經很久沒看過月辰濂那樣生氣了。

“都是我的錯……”秋瀾呐呐的說著。

“秋瀾,如果可以的話能夠把昨天發生的事告訴我們嗎?”禰夢語氣誠懇的看著秋瀾。

秋瀾低下頭想了想,最後還是把昨天的時跟裴凜他們說了。

“日冕怎麽能這樣。”裴凜大叫著。

他以為日冕已經完全放棄了秋瀾,所以才沒有緊迫定人的,沒想到還是發生了那樣的事。

“日冕太過分了。”在知道秋瀾已經和月辰濂在一起的情況下竟然還做出這種事來,禰夢實在是弄不懂日冕。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aizaiqingtian/3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