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晴天? part7

“嗨,帥哥,我不在家的一天裏,你沒事吧?”晚上回到家的秋瀾對著日冕上看下看,就差沒用手親自確認,還好,還以為日冕會受到非人的待呢。看到沒事的日冕,秋瀾明顯的鬆了口氣。

本來想在秋瀾回來時給他一頓好打的日冕看到秋瀾那關心的眼神,實在打不下去,心想,我這是不是真的太寵他了。

“日冕,給我說說濂他跟你說什麽了。”秋瀾趴在沙發上,看著在廚房裏忙碌的日冕。

“你沒看到我在做飯嗎,還想不想吃飯啊你?”日冕沒好氣的說著。

“啊,當然要吃,我肚子都快餓扁了。”秋瀾睜著大眼可憐兮兮的盯著日冕看。

“你要是餓了,先去冰箱裏拿點吃的吧,我記得今天有買你最喜歡的巧克力蛋糕。”日冕回頭對秋瀾說。

“哇,日冕,偶愛死你了——”秋瀾興奮的向冰箱跑去。

“秋瀾,別吃那麽多,等下還要吃飯呢!”想到秋瀾對巧克力蛋糕的喜愛程度之高,日冕急急的在秋瀾身後叫道。

“知道了。”看著剛從冰箱裏拿出來,渾身冒著冷氣的巧克力蛋糕,秋瀾兩眼冒光,恨不得把整個蛋糕給吞了。可是想到日冕的話,秋瀾心痛的把蛋糕切了一小塊出來,又不舍的把剩下的蛋糕放回冰箱裏。

把炒好的菜放到桌上的日冕,看著去拿個蛋糕還沒過來的秋瀾,日冕走過去看了下,就看到上麵的一幕。

“這家夥!”日冕好笑的搖頭,走回廚房去。

“啊,真好吃啊——”秋瀾摸摸微微鼓起的肚子,滿足的眯起了眼。

“我說啊,秋瀾,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月辰濂的廚藝可是大師級的,你怎麽不去他那啊,還有你們不是結婚了嗎,我還沒看過哪個嫁出去的人整天呆在娘家的。”看著秋瀾的動作,又看了眼秋瀾手上的戒指,日冕調侃的說。

“什麽啊,濂那裏能呆嗎?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家的親戚總是有事沒事的就往他那跑,嘴裏說是去看看有什麽要幫忙的,實際上卻是幫著濂監視我!我說他們還真是多此一舉的,跟濂在一起我哪裏有膽子出軌啊。”秋瀾咬牙切齒的說著。

“嗬嗬——”日冕很是同情秋瀾。要說,月辰濂是他們家族裏最不能惹的,他家裏的每個人,上到他的爺爺奶奶那一輩,下到他那幾個侄子、外甥,都怕他怕得死死的,唯一不覺得他恐怖的可能就隻有他的弟弟月辰溪了,聽說他們兩兄弟的感情很好。

唉,又想到他了。日冕鬱悶,似乎隻要靜下來就會想到月辰溪,他不會是中毒了吧,那名為月辰溪的毒。

“喂,喂,日冕——”秋瀾看著聽到自己的叫喚不為所動的日冕,yin笑著湊到日冕的耳邊,捏著鼻子說:“月辰濂就在你麵前盯著你呢。”

“哇——”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aizaiqingtian/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