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她有多重要(1/3)

在唐旭堯一個轉身之後,便看見一碗粥見了底,唐旭堯薄唇微微勾起,有些哭笑不得。這小妮子還是真是不跟他唱反調心裏不舒服。

看看要好好**一下這小妮子,這樣想著,便動手開始脫下居家服。

“你想做什麽?”宋顏抬頭想看看這貨氣成什麽樣了,結果卻看到他動手脫衣服,瞬間就危險感倍增,警惕起來。

“既然你要一輩子留在這裏,我也不會養個閑人,你就幫我暖床好了。”

原來她也有害怕的時候啊,唐旭堯接過她手上的粥碗,放在床頭。開始撕扯她微薄的睡衣。

傻愣愣的鬆開端碗的手,人怕出名豬怕壯,宋顏現在覺得自己就是那頭把自己喂的飽飽的任人宰割的蠢豬。

“等等…”麵對高大強壯的男人宋顏無力反抗,隻得求饒。“我告訴你。”

“可是我現在不想知道了。”唐旭堯清澈的眼眸變得深邃,戲弄的說道。低頭啃在宋顏白皙的肩膀上。反正不管她說不說,他現在都會將這個女人囚禁在身邊。

女人的低沉呻吟和男人粗重的呼吸聲,曖昧的回繞在房間每個角落。

“唐旭堯,唐大少,唐董事長,小女子知錯了,你就饒了我吧!”

清晨的陽光灑進窗內,從昨日下午起,這個精力旺盛的男人折磨她一直到現在。經曆長久折磨的宋顏終於受

不小了開始求饒。

如果說一開始抱著被**不如躺著享受的心態,但是這個男人的精力未免也太好了吧。

“不行!”唐旭堯絲毫不理會她的哀求。

“難道狗咬了你一口,你非要去咬狗一口嗎?”宋顏扯住運動中的唐旭堯,準備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雖然是她招惹他在先,但是他也不能這樣死咬著不放啊!她不過就對他下了一次藥,這男人就翻來覆去的將她折磨。

唐旭堯聽到這話,驟然停了下來,饒有興趣的看著宋顏。宋顏還以為自己的話起了效果,正在歡喜之時。

卻聽到唐旭堯薄唇微啟,涼涼的聲音劃過耳旋:“難道你是狗?”

“我隻是打個比方你明白嗎?”

看著唐旭堯沒聽出重點,宋顏開始有些抓狂。

“不明白。”相對於抓狂的宋顏,唐旭堯顯得冷靜極了。

“跟你這種人沒法溝通!”宋顏決定放棄治療了。

每次繞來繞去她都將自己給饒了進去,肯定是被男人折磨的有些暈頭轉向了才會罵自己是狗,她隻能盡量少發言。

“那我們換種方式溝通。”話音剛落,唐旭堯又開始一輪新的進攻。

很快,兩人便再次陷入情愛之中,清晨寧靜的早晨響一陣曖昧的喘息聲,久久不歇。

看著鏡子裏頂著兩個熊貓眼,渾身都是吻痕的女人,宋顏無言問蒼天了。連續幾天,這該

死的男人夜夜來強迫她,精力好得不像話,她現在渾身酸疼得發麻。

走到窗台前,看著樓下那一隊隊巡邏的人,她就一陣煩躁。唐旭堯到底要將她囚禁到什麽時候啊,這麽多天沒回去了,也不知道秦洛姐和小不點是不是都急瘋了?

她不能這麽被動了,一定要想個辦法逃出去,宋顏四處尋找,抬眼望著剛喝完的粥碗,眼眸一亮,看樣子,她隻能挺而走險呢!

下午,唐旭陽接到別墅打來的電話。路姐有些慌張失措,“少爺不好了,宋顏小姐,割腕自殺了。”

“什麽?怎麽回事?說清楚!”

忽視掉內心一絲疼痛,以她的個性應該不是那麽容易輕生的人,唐旭堯眉頭深鎖思考到。

“是真的,剛剛我準備叫宋小姐,出去曬太陽之時。發現她打破了粥割腕自殺,麵色蒼白,看樣子也有一陣時間了。”路姐縱然是個伶俐的人,但到底是個婦人,沒見過這種場麵,嚇得有些不知所措。

原本以為是那個女人騙人的把戲,沒想到她還動真格了。站起來左右踱步一番,最後還是定不下心來。

“你先幫她止血,我馬上就回來。”唐旭堯掛斷電話,拿起桌上的車鑰匙就往家趕。

茂生和項天啟看著原本趕著工作的老大接到電話先是來來回回走了一圈,然後再如一陣風樣的刮走了,驚得兩人目瞪口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