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8章,一步十殺,悍刀而行

就在我休息的片刻,怒雲驟變,整個天空都黑暗了下來。

頃刻,墨雲翻卷,大雨如豆粒一般灑落,到最後竟如同瓢潑一般。

我在雨中浸透了,伴隨轟鳴的雷神,我隱隱聽到腳步聲。

很多人的聲音,靠近了!

是日月盟的武裝人員,來吧,一群為非作歹的狗,都去死吧!

殺氣猶如江河,在體內奔騰翻滾。

緊接著大概好幾百號人手持衝鋒槍向我這邊狂掃。

打到我的護體殺氣上,都不能穿透,這個時候的護體殺氣更是透體而出,猶如血色的火焰一樣在我身體周圍躍動著,就像我心中翻滾的怒火。

轟!

我控製著殺氣從腳下爆開,和地麵逆衝,霎時,我整個人就跟一發出膛的炮彈一樣,衝天而起!

這一瞬間,強大的力量在我體內奔騰翻滾,騰空而起的時候,骨骼之間隱隱發出龍吟之音,穿金裂石。

“吼!”

我口中爆出長嘯,揮刀斬向天穹,刹那之間,緋紅殺氣淹沒天際!

我在全力出手,盡量的弄出更大的動靜,以此來吸引埋伏在棲霞山中的日月盟武士,讓他們全都朝著我聚攏過來,這樣的話,魯建國那邊突圍的時候可能就會輕鬆一些了,至少不會遇到太大的阻擊!

這一瞬間,我人與天地相合,長劍向天,殺心對人,腦子裏幾乎是沒有任何雜念。

鬼使神差的

這時隕石中出現了一道咒語,並在我胸腔發出一道奇怪的聲音。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這些原本晦澀難懂,蘊含著諸天痕跡的字眼兒根本不是人類的嗓子就能夠發出來的,可是這一瞬間,我卻忽然對這九十九字至高神語有了一種很深的明悟,大概是我身融天地的原因吧,我總感覺這九十九字至高神語對我來說非常非常的親切,就像是我的夥伴一樣!

這一刻我心中是非常震驚的,看來,這逆天改命,身融天地以後,我的身體構造都發生了莫大的改變,不光親近這些晦澀的諸天痕跡,更是能發出這些音節了!!

進化這就是進化帶來的好處!!

我的力量沒有太大的暴漲和改變,但是,這進化帶來的好處,卻根本不是力量所能衡量的一種,資質的改變!!

從此,我可以一衝到底,再無瓶頸!

從此,我天生近諸天痕跡,身融天地!

從此,我的未來將充滿無限的可能,再沒有什麽能夠擋住我前進的腳步!

這種好處,比力量的一時暴漲更加大!

我沉浸在九十九字至高神語的海洋中,甚至連自己已經重新落到地上都沒感覺到,隻是在細細品味,越體會,越覺得這九十九字至高神語奧妙無窮,它們擁有著太多的可能性,每一次感悟,都會有所得,每一次感悟,它們的威力就會更加強勁,仿佛沒有盡頭一樣。

粗粗將九十九字至高神語掌握,我整個人神清氣爽,隻覺得個人的境界都提升了太多太多。

嘩啦啦!

這時候,四周的樹林中傳來了激烈的樹葉拂動時發出的動靜,我沒有睜眼看,也能感覺到正有大批的生命在朝著我靠近過來。

數量,怕是近千!

好個日月盟,整個棲霞山怕是都被他們清空了,安插了不知道多少武士,同時我也對海外部門的實力感覺到好奇,這個部門到底豢養了多少鷹犬啊?如今這麽一抽調,就抽調回來了這麽多人,無論是在日月盟裏被誅殺的,還是最開始在停車場等著我的,都不過是這次抽調回來的武士的冰山一角,真正的武士,全都在棲霞山裏埋伏著呢!

為了斬殺我,還真是不遺餘力!

那麽,今天老子既然已經踏平了你們的總部,就不妨在離開之前再在你們海外部門的身上狠狠撕下一塊肉來!

一直,等四周悉悉索索的聲音漸漸平息的時候,我才終於緩緩睜開了雙眼。

橫呈在我麵前的,是人山人海

一眼望不到盡頭,全部都是穿著黑衣,扛著斬馬刀的武士,個個太陽穴暴突,明顯是久經訓練,他們與黑夜融為一體,隻有長刀在暗夜中散發著凜冽的寒光,徹徹底底的將我包圍在了停車場中。

肅殺的氣氛在彌漫著。

呼啦啦。

風起,擾亂了我的滿頭白發,我沒有和這些人廢話,隻是手腕一抖,便對著他們舉起了百辟刀。

忽然,一個黑衣武士緩緩從人潮中站了出來,腳上穿的厚重的靴子在地上踩出了一聲沉悶的響動,在這肅殺幽冷的環境中格外的清晰與突兀,然後,他舉起了扛在肩膀上的斬馬刀,指向了我。

嘩啦啦!

他僅僅這麽一個動作,就引來了此起彼伏的響應,一時間,上千把長刀指向了。

吼!

他們爆出了山呼海嘯般的怒吼,刀槍如林,武士如牆,似不可逾越。

若是從前,這一幕,可能會讓我心驚肉跳,但是這一瞬間,我的心裏卻平靜如水。

不是我變強了,而是我冷漠了。

我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我也曾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兄弟倒在我的腳下,恐懼這個東西於我而言,好像一下子遠去了太多太多。

可能,終究在世道的不平和人心的詭詐下,我的熱血已經冷血,心也漸漸麻木了吧?

千人又何妨?千萬人在前,吾往矣!

我回答給他們的很簡單,九十九字至高神語脫口而出。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那神語一出,天地色變,陰魂崩潰,活人殞命的威力,但是當這震天的神語一出,還是震得這些武士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就是此時!

我雙眼中閃過一絲冷芒,於這一瞬間發起了狂風暴雨般的攻擊,直指那看似是首領的黑衣人,龍力爆發,踏碎地麵,彈指我便衝到他近前,殺氣噴薄而出,緋紅殺氣直接將他淹沒,他甚至都沒有從神語的震懾中反應過來,手中的斬馬刀就已經被斬斷,身首分家,頭顱衝天而起!

不光他,在他身後的那些武士也未能幸免,紛紛授首,殺氣所及,伏屍遍地!

此時,活著我的武士才終於反應了過來,怒吼著就朝我撲了上來。

我狂笑,口誦九十九字至高神語,於是他們又一次隻能痛苦的抱著腦袋退去,尤其是離我比較近的幾個人,被震的七竅流血,當場暴斃!

“殺!”

我倒提滴血長鋒,猶如卻進了豆腐裏的尖刀,所過之處,生命猶如草芥,被我踩在腳下無力的呻吟。

他們也隻能呻吟。

這個時候,我心中平靜無波,刀子砍碎骨頭時,發出的刺耳骨裂聲不絕於耳,可對於這些我的反應木訥的很,仿佛哀嚎著倒下的根本不是一條條生命,溫熱的血噴在我身上,染紅的我頭發,對此我視若無睹。

今夜,我願縱身成魔,從此再不管這人間疾苦,經曆了這一切,我不知道人世間還有怎樣的疾苦能打動我,或許隻有品嚐了最深沉的痛苦之後,人才能真的麻木不仁吧!

我亦不知道我收割了多少生命,一步十殺,悍刀而行,我隻是在用這種方式宣泄著我的仇恨!

從始至終,我都是被逼的,被動的無奈反抗。

反抗著,反抗著,反抗著

就逐漸從綿羊變成了雄獅。

而現在,我學會了吃人。

踏著死屍和鮮血,我狀若瘋魔,一路殺進了那片樹林,仍舊在不斷的衝鋒,直到,我前方沒有敵人的時候,我才終於停下了,等我回頭看的時候,身後的敵人正在不斷後退。

上千人,就這樣被殺破了膽,隻留下了遍地的屍首,就連密林中都升騰起了一層薄薄的紅色血霧!

我提刀,準備回去再殺他一個來回。(未完待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