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欲擒故縱

“什麽?”夏初說話的音調瞬間提高了八度。這完全不符合簡伊的作風!要是簡伊派人傳話讓他永遠不要回去,或者是說狠話,例如讓自己呆在這裏直到死為止,這就說明自己千萬不可以回去,因為白傲絕對在那等著自己,可是現在竟然這麽客氣,這麽平常,難道,白傲這次來,是因為別的事情,對了!是不是小卿出了什麽事?對了!自己怎麽忘了,都是因為白傲!每次遇到他自己都沒有辦法好好思考!

“快點,幫我準備馬車,我要回去!”夏初站起來,思索了片刻,覺得小卿一定沒有出事,要是小卿出事了,那麽簡伊傳來的口信絕對不是這樣的了,一定是……急事,速回。

可是既然小卿什麽事情都沒有,又不是為了自己,那白傲這次是回來幹什麽?夏初思前想後,還是想不出來。

月光披灑在上官黎的身上,上官黎卻沒有停止匆匆的腳步,欣賞這美麗的月色。上官黎走進怡紅院,怡紅院依舊是歌舞升平,在這兒的人,似乎每個人都準備度過一個不眠夜。

自從上官黎知道了簡伊的“老巢”之後,就一路橫衝直撞,直達頂樓的貴賓房,上官黎依舊連門都不敲,就打開了門,不過,卻沒有看到他腦海中想象的情景,確實有人在窗前手拉手看星星,卻不是簡伊和白傲,而是見兒和白傲,而簡伊,卻難得乖乖地坐在桌子上看書。

“伊伊,嚇死我了!他是誰?”白傲對於上官黎這樣無理的舉動十分不快,一邊摟住見兒,一邊皺著眉頭向簡伊抱怨。

“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白傲,這是上官黎,黎,這是白傲。”簡伊站起來,走到上官黎的身旁,絲毫都沒有怪罪上官黎這無理的舉動的意思,隻是輕輕地幫他整理有些淩亂的衣服。

“你就是那個王八蛋?”白傲聽到上官黎這三個字,這句話就不經過腦子直接吐了出來。

“可不是嗎……”見兒見到簡伊這個模樣,十分諷刺地也為白傲整理淩亂的衣服,並且為白傲理了理額前的亂發。

“小卿沒事吧?”正在這個時候,夏初走了進來,可是他看到的第一個景象,並不是就在門口的簡伊和上官黎,而是看起來正在調情的白傲和見兒。

此刻的場麵,說不出的混亂。上官黎看著眼前的白傲和見兒,心中的怒火瞬間便熄滅了,看來白傲並不是為了簡伊而來的,而是為了見兒,而自己的簡伊並沒有做什麽出格的事情,看來她和白傲,真的隻是朋友,既然這樣,那麽自己就暫且原諒白傲把自己當成王八蛋。

夏初看著白傲以及見兒,心裏就像是被堵了一塊棉花一樣,說不出的不舒服,難道白傲這次來是為了見兒?他是不是瘋了?他怎麽可能喜歡見兒呢?可是看眼前這個樣子,他們兩個站在窗前幹什麽?賞月嗎?白傲雖然看起來隨便,可是除了很親近的人,就像簡伊一樣,其他人如果對他做出親昵的動作,他就會不自覺地皺眉頭,可是他現在,似乎很羞澀,還在笑,他們兩個到底怎麽回事?

簡伊看著夏初皺起的眉頭,就知道,自己的第一步計劃,成功了!

白傲看見夏初,忍不住羞澀地笑,八年了,整整八年沒有見到他了!可是他卻沒有變,依舊是那麽,迷人、可是剛剛簡伊已經吩咐過白傲了,千萬不要盯著夏初不放,所以,他隻好看向見兒,簡伊還吩咐了,千萬不要總是掛念著夏初,所以,他隻好將注意力轉移到上官黎身上,簡伊怎麽會跟上官黎這麽親密?上官黎不是五年前狠狠地傷了簡伊嗎?想到這裏,自己就忍不住對上官黎的憤怒,他竟然敢傷害簡伊!害得簡伊那麽痛苦,他現在還無法想象永遠能幹的簡伊竟然躺在**連飯都吃不下,當白夜給自己來信說簡伊得了厭食症的時候,經過白夜的解釋,自己終於知道厭食症會讓人死亡,自己當時真的十分擔心,但是自己卻不敢回去,簡伊一定死都不願意讓別人看到自己那麽狼狽的模樣,簡伊就是這樣的一個人,而且,簡伊絕對不會原諒背叛她的人,那麽,她這麽對待上官黎,一定有預謀!自己忽然為上官黎感到悲哀。

見兒看到夏初,不由得咽了口唾沫,自己怎麽都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會成為夏初的情敵!但願夏初不會一氣之下把自己毒死。

“小卿是誰?我認識嗎?”最後,還是上官黎打破了沉默,這尷尬的局麵也算是有些緩解。

“你不認識。”簡伊提到小卿的時候,眼神飄忽不定,但是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卻絲毫沒有猶豫。

“小卿沒事,好好的。隻是我有些想你們,所以就來了。”白傲牽著見兒的手,走到夏初麵前,正在夏初不知所措的時候給了夏初一個大大的擁抱:“好久不見,夏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