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我們一路同行

朱父建議回娘家暫住的朱曉曉上班,老人家極力鼓勵朱曉曉自力更生,朱母長歎一聲後同意。她沒有料到女兒婚姻或許會擱淺的原因真是她所擔心的——婆媳關係。她更沒料到她眼中完美女婿處理這方麵的手腕還不如當年的朱父。

因此,回家的第二周朱曉曉上班了。仍是中糧集團,不過,不是在編的而是聘用的。對此,朱曉曉並不在意,隻是,讓人無比鬱悶的是同一崗位的兩種用工方式工資待遇卻有著巨大的差別。鬱悶歸鬱悶,但卻又無可奈何。

朱曉曉上班的第三天桐樺知道了。對此,桐樺暗歎一聲沒說什麽。也就是在那天,送桐樺下樓的朱曉曉忍不住問,“老公,媽還在生氣嗎?”

桐樺難掩無奈,“仍堅持去美國。我跟桐桐溝通過,桐桐也不希望他們過去。”

“呃?為什麽?”朱曉曉有些意外。

“桐桐有了新男朋友,擔心媽的態度。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希望你和媽繼續磨合,她希望她不在的日子裏你們可以像母女一樣相處。”

朱曉曉委屈地小聲嘀咕,“我也想啊。是你媽不願意。”

桐樺仍是歎氣,上車前他一把把她拉進懷裏,“再等一個月,如果媽還是這態度,我來接你回家。”

“如果還有矛盾,怎麽辦?”

桐樺再歎氣,“船到橋頭自然直。”

朱曉曉苦苦一笑,掙脫他的懷抱默默轉身上樓。

事實證明,桐母的確是鐵了心要遠離小夫妻倆。她幾乎每天和桐桐聯係。被逼急了的桐桐終於直接拒絕,原因很簡單,她現住在男友家,不太方便迎接父母上門。

桐母的怒氣成功被她點燃。

最終,桐母的注意力完全由桐樺小夫妻倆身上轉移到她身上。

不斷溝通不斷交流,桐母仍不放心女兒的再次選擇,於是,桐母給桐樺下命令,前去美國幫她把把關,看看女兒挑的男友是否靠譜。本就心懷歉疚的桐樺欣然領命。他有心帶朱曉曉前去,但朱曉曉辦理護照還需要時日,他隻好一個人前去。

於是,小夫妻倆的暫時分開時間繼續向後延期。

所以,朱曉曉工作之餘的時間也全部空了出來。她恢複了婚前上學時的習慣——逛街。

周六,朱父朱母參加朱父同事的女兒婚宴。朱曉曉依舊去逛街。逛著逛著,她逛到了中鑫。稍稍猶豫了一下,她還是進了商場。她沒有料到會在此地偶遇桐母,更沒有料到的是桐母竟和謝紫嫣一起,而且,狀態親密融洽。

很多天後,她再次想到這事時,她想也許在她們看來在中鑫她才是不速之客吧?!

但當時,她腦袋真懵了下。桐母看到她的刹那,表情直接由晴轉陰。朱曉曉心中很別扭,但她仍走上前含笑說,“媽,有沒有相中的,如果有,我給方經理說一聲。”

這是桐樺給朱曉曉的特權。中鑫開業時,桐父桐母遠在上海,因此,擁有此特權的也僅有小夫妻倆。桐母看一眼謝紫嫣手中的紙條,沒有接話。

很難得為桐母辦事的謝紫嫣很不情願,但是,她確實沒有直接取走衣服的權利。舉棋不定間,朱曉曉順手拿過紙條交到身邊專櫃的營業員,“把這件衣服取過來。”

營業員並不認識朱曉曉,在謝紫嫣麵前很是遲疑,見狀,朱曉曉冷冷開了口,“把你們方經理叫過來處理,就說桐樺太太過來了。”

營業員看朱曉曉的目光瑟縮起來,應一聲後慌忙離去。

當然,衣服是方鬱菁提來的。方鬱菁與謝紫嫣雖然私交不錯,但此女誌在前程,因此,雖然謝紫嫣與桐母在場,言辭卻仍是圍著朱曉曉轉。

謝紫嫣臉色陰沉,朱曉曉心中暗爽的同時又有點不安。但是,她迷茫的是,她留意到桐母眼中居然有讚賞一閃而逝。朱曉曉敢確認,那的確是讚賞,她沒有看錯。因此,朱曉曉大膽作了個選擇,她邀請了桐母和謝紫嫣共用午餐。桐母沒有拒絕。謝紫嫣卻笑著向桐母告辭。(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