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局篇 398.三界危難(三)

結局篇:398.三界危難(三)

風起,殺伐滔天。

“那你怎麽不說你母妃和你逼我替你代嫁給夜淩,你又怎麽不說你和你母妃害死了我的美人娘親呢?”琴如靈恨意的聲音鑽入了我的耳朵,我皺眉,你妹的,什麽叫我害的?這明顯惡人先告狀好嘛?

當初,若不是琴如靈和皇後步步緊逼,讓我代嫁到夜國,我怎麽會受夜淩的那份恨意?若不是琴如靈和皇後杖斃了我的美人娘親,我又怎會殺了琴如靈血洗雪琴國後宮呢?

“哼,她該死,你更該死!”聞言的琴如靈,扭曲的五官更為瘋狂的扭曲了,賤人的娘該死,賤人就更該死了,恨意依舊那麽濃烈,琴如靈恨不得上前將眼前的女子抽筋拔骨。

“嗬......”聽到琴如靈不可理喻,毫無道理的話,我都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氣了,到最後,我倒成了最可惡的人了?臥槽,你妹的,要不要這麽搞笑?

邪司在一旁,擰眉看著,插不上嘴,因為他也不是太了解,但是聽著琴如靈那恨意流轉的聲音和該死的話語,娃娃臉上更是染著黑氣,這該死的琴如靈,還真是冥頑不靈。

“那你想如何?”抬眼,看向那滿臉扭曲的琴如靈,盯著她那布滿恨意的雙眼,雖然不知道琴如靈為何變成這個樣子,但是多少和我之前將她身體打成渣渣有關了。

“哈哈哈.....”聞言的琴如靈,不經哈哈大笑出聲,扭曲的臉上染著不明的色彩,隨即聲音再度響起:“賤人,你居然問我想如何?我想殺了你,拿命來!”

話落,不等我反應,琴如靈飛身衝向我而來,身上的黑氣如同利劍一般噴湧而出,黑氣和那惡靈周身的黑霧如出一轍,帶著絕對的森寒和邪氣,讓我突然間明白了什麽。

“之前變成柳下惠模樣的那個人也是你吧!”不是疑問句,而是陳述句,我一邊後退,躲避著攻擊,隨即道:“想要我命,有本事就來拿!”瞬間,白色的法力飛躍而出,卻被一道黑色的法力打斷。

“讓我來!”邪司見此,怎麽會讓她親自動手?上前,一把將躲避的她勾到自己懷中,抬手,同樣黑色的法力迎著琴如靈那黑氣而去,純正的黑色法力明顯將那黑氣壓在下風。

“哼!”見此,琴如靈冷冷一哼,扭曲的臉上絲毫不見處於下風之色,反而帶著一種‘你以為這就完了?’的神色,邪惡陰寒的黑氣不斷湧出,隨即化作一個黑球,黑球不斷膨脹,裏麵湧動著讓人不禁膽寒的煙霧。

邪司見此,不由心道一聲不妙,這琴如靈的法力似乎比之前高出很多,似乎憑空多出一千多年的道行,恐怕和她那存在的體質變化有著莫大的關係,正麵打,對於剛恢複法力的他明顯會吃虧。

“走!”看在眼裏,驚在心裏,正當我驚愕琴如靈那膽寒的法力時,邪司反手一勾,將我勾入懷中,飛身,向著上空而去,看樣子,是準備帶我逃跑。

明顯,這琴如靈不知道那裏得來的道行很厲害,不在邪司之下,而我是治愈係,根本不夠看的......

看來...她的確有本事來拿我的命......

“轟——”的一聲,就在邪司帶我逃離深穀的一瞬間,整個深穀地動山搖,邪惡的黑氣散出,森寒無比,深穀那裏還是深穀?已經成了一片廢墟,黑白混沌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