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遠這邊迫切的想要聯係上吳清,吳清也因為無法與家人取得聯係而心急如焚。隻是不知道怎麽回事,這一路下來直到現在,她的手機竟然一直沒有信號,這種事情,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吳清此刻人雖然躺在病**,心裏卻惶恐不安,抖得跟狂風中的一片樹葉沒什麽兩樣。吳清膽戰心驚的睜著眼睛,直視著黑暗,眼前出現一片又一片的幻影,她卻逼自己去直視它。或許睜著眼睛的害怕,跟閉著眼睛的驚慌,還是有區別的。這睜著眼睛的勇氣,一直支撐吳清等到了天亮。吳清幾次差點輸給睡眠,正朦朧間,突然天空開始變亮,眼看著霞光初起,心裏一陣鬆快,一邊想著:“等會兒同事來了,一定問問她叫什麽,再讓她陪自己去打個電話。寧遠一天一晚沒自己消息,肯定擔心壞了。”一邊沉沉睡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吳清被一種奇怪的感覺驚醒了。等她睜開眼睛,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發現一個穿白大褂的醫生到了床邊,原來醫生又例行檢查來了。醫生見吳清睜著眼睛,臉色不太好,眼裏布滿了紅絲,問道:“今天感覺如何?”

吳清點點頭,眼睛卻望著門外,希望可以看到同事的身影,心裏卻閃過一絲奇怪的念頭,但像雲煙一樣飄緲,根本捉不住。“你在找你同事嗎?”醫生麵無表情,低頭記錄著什麽,一邊發問。聲音悶聲悶氣的,但從口罩底下出來的聲音,總是有些奇怪,吳清這樣想著,剛才是哪裏奇怪呢?她還在琢磨。

吳清嘴裏應答道:“是啊,我想讓她陪我去打個電話。一整天沒跟家裏聯係,家裏肯定擔心壞了。”卻依然有點心不在焉,剛才那種奇怪的感覺,緣於何處?

醫生卻似乎很理解,笑了笑說道:“我能理解。你怕家裏擔心是正常的,畢竟出了這麽大的事故。走廊盡頭就有部電話,我陪你去打吧。”

吳清聽聞,有點受寵若驚:“那怎麽好意思?你還要去給其它人做檢查吧?”

“不要緊的,反正打個電話,一會兒就回來。”醫生不由分說,就將吳清攙扶起來。

吳清腿上有點軟,隻好在醫生的攙扶下走了過去。走道裏,有刺骨的寒氣透過來,薄薄的衣服,根本擋不住寒冷,吳清心裏嘀咕,才是夏天呢,怎麽感覺這麽冷?這雖然是在海邊,但溫度也低得有些離譜了。

走到電話機跟前,吳清看了看,皺了皺眉頭,為難的說道:“這是IC卡電話機啊,我沒有卡,打不了啊?”

醫生想了想,又笑道:“我幹脆好事做到底吧!我平時給家裏打電話,都是用301卡的,剛好記得帳號跟密碼,就借你用一下吧!”說完,摘下電話撥了一長串號碼,又轉頭問道:“你家電話多少?”

吳清感激的笑了笑,報出一串數字。醫生將聽筒遞過來,一邊飛快的撥完號碼,嘴裏說著:“你聽吧,應該很快就能接通。”

“喂!”電話果然很快接通,那頭傳來一個聲音,吳清一時也沒有聽清是不是寧遠的聲音,小聲的“喂”了一句。電話那頭咳嗽了一聲,問道:“是吳清嗎?”吳清這下聽得真切,電話那頭的聲音,是寧遠,確鑿無疑,當下便激動得哭了起來。“老公,老公,我好害怕呀!”

寧遠的聲音焦急起來:“你怎麽了?不是出去旅遊了嗎?有什麽可怕的?”

吳清泣不成聲:“老公,我也說不清。我好害怕。我要回家。”

寧遠在電話那頭安慰道:“寶寶乖,你在那兒好好玩幾天,跟同事們一起回來吧!單獨行動可不好啊。”

吳清跺著腳嚷道:“我不要,這鬼地方我一刻也呆不下去了。我要回家!”

“好,好,那咱就回家。”寧遠特別有耐心。

“我要你來接我!”吳清破涕為笑。

“小傻瓜,好吧,你在那兒等著,我這就來接你。”寧遠似乎遲疑了一下,又問道:“你看到那個玉佛了嗎?”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bubujingxin_3/1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