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清!吳清!你怎麽了?”有人拍拍吳清的肩膀,吳清嚇得渾身一抖,竟然發現眼前的霧,漸漸散了。

吳清定定神,站在自己麵前的,赫然就是自己同事,不禁喜極而泣。

“吳清,你怎麽了?幹嘛哭啊?剛才怎麽回事,為什麽站在走廊上發呆?我見你站這兒好一會兒了,竟然一動不動,嚇壞我了!”同事又開始連珠炮似的發問。

“我站這兒一動不動?”吳清有點納悶。自己明明是在濃霧中一直閃躲的呀,為了怕被那個冰冷的醫生抓到。

“你難道不知道嗎?”同事的語氣裏,是掩飾不住的詫異。

吳清擦擦眼角的淚水,笑著道歉:“不好意思,我有些頭暈,可能剛才暈眩了,什麽都不知道!”又問道:“雖然是同事,但也不知道你怎麽稱呼。請問貴姓?”

同事也笑了笑:“我認識你,你不認識我,這太正常了,你是美女嘛,總是走到哪兒也是眾人矚目的中心,哪像我,這麽不起眼。”說完,自嘲似的笑了兩聲。

“哪裏啊!”吳清不知道該怎麽說了。肉麻的話,惡心的話,她都說不出口。隻好說道:“主要因為我是新人,比較容易認,而老員工,除了經常跟我打交道的,我都不叫不上名字來。”

同事也不再為難她,伸出手道:“我姓李,叫李彤。”吳清遲疑了片刻,也伸出手去握住。還好,觸手生溫,軟軟的,很暖和。吳清這才鬆了口氣。吳清下意識的認為,有熱量的,總還有點人氣,不至於那麽可怕。

吳清說道:“我要去辦出院手續,我想出去住,不想再在醫院呆著了。”同事笑道:“不必了。這次是你們群體進來的,到時候由公司統一結帳。”

吳清點了點頭,跟著李彤身後走去,這時發現,眼前的走道,依舊是沒有明顯的出口,隻見李彤推開了其中一扇緊閉的門,吳清仿佛看見上麵有字,退回去一看,“太平間”三個字赫然在目,驚呼出來:“太平間!”

李彤哈哈大笑,指著那三字問道:“你可看仔細了?”吳清定睛一看,是“太平門”,不禁脹紅了臉,在李彤的笑聲中出了門。

門吱呀一聲,在身上悄悄關上,濃霧,又彌漫了整個醫院。

“好端端的,為什麽要叫太平門?”吳清嘟著嘴,不滿的問道。“要是不注意,還不是要把人給嚇死。”

李彤笑道:“這家醫院比較老。現在有‘安全門’,以前都是叫做‘太平門’的。”

吳清將信將疑的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心裏卻十分不信,她隱約覺得,有些事情出了問題。

“到了!”李彤將吳清引進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吳清抬頭一看,上麵幾個紅字招牌:x城幹部療養院。那紅色似乎有了些年頭,已經基本褪去,殘餘的一點鐵鏽,黯淡如牆上的蚊子血。

“這是療養院呀,我們怎麽住這裏?”吳清疑惑的問道。

“現在這個城市開發旅遊,療養院也對外開放了。你快進去看看吧,有的同事當天就回家了,留下的都住在這裏呢,可能今天他們出去玩去了。裏麵人不是很多。”李彤邊收傘一邊回答。兩人走在路上,突然下起雨來,淅淅瀝瀝的,倒也不大,空中中本來就濕潤,比北京的溫度要低上幾度,這一下雨,更覺得有些涼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bubujingxin_3/1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