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遠跟著馬傑來到宿舍,玲華在樓下等著。馬傑翻箱倒櫃的找褲子,寧遠四處打量。宿舍很簡陋,一張單人床,一個簡易衣櫃,一張桌子,上麵放著幾本書和一個台燈。寧遠突然看見桌邊的牆上貼了一張已經泛黃了的報紙,因為年代久遠,字跡已經變得模糊不堪。寧遠仔細辯認著,醒目的大標題是:“四少年發現大型溶洞”,下麵還有四個小孩的合影,對著寧遠隔了十幾二十年的光陰在微笑著。寧遠一看上麵的時間,x城日報,1980年8月,日期已經被蟲咬掉,寧遠笑道:“x城還有溶洞?”

馬傑正在找褲子,看到寧遠在看報紙,笑道:“是啊,這個溶洞是在J島上,幾個小孩乘大人不備,偷上去玩,後來突然下大雨,躲雨時發現的。”

“是嘛!真巧!有機會一定要上去看看!溶洞可是大自然的造化呀,奇妙無比!”寧遠見過其它溶洞內光怪陸離的景象,很是神往。

馬傑翻出來了一條褲子,扔給寧遠:“你試試!我平時都穿製服,這條褲子有很長時間沒穿了。看看合適不合適!”

寧遠窘紅了臉,拿著褲子看了看馬傑,馬傑哈哈大笑:“大老爺們,怕什麽呀!要不,你到床那頭去換,誰也看不見!”

寧遠換完褲子出來,見馬傑也在盯著報紙看,便問道:“為啥把這照片留這麽久啊?這四個小孩你都認識?”

“算是都認識吧……”馬傑拿著煙也忘了抽,沉思著。“這張報紙,是十年前我整理東西時翻出來的,不知道他們為什麽將一份舊報紙留這麽久,而且,這四個人好像很麵熟,隻是想不起來是誰。”

“嗯?”寧遠好奇的看了又看,突然發現有一點比較奇怪,指著其中一個小孩說道:“這個人,長得跟你有些像哎!”

“是啊!我當時也很奇怪。我拿報紙去找爸媽,他們什麽也不肯說,隻說那個跟我沒關係。後來,我遇到了玲華,她也說這個小孩跟我長得很像……”馬傑一邊回憶,一邊說著。

“難道你以前去沒去過,跟什麽人一起去的,你都不記得了?”寧遠有些納悶。

“是啊!什麽都記不得了!”馬傑扔掉手裏的煙頭,又抽出一支點上。“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每次一回憶以前的東西,都像是隔了一層霧似的。特別是十二三歲以前的事情,真是一點也記不起來了。”

“怎麽會這樣?”寧遠有些好奇:“那是什麽感覺?”

“什麽感覺?苦惱,迷茫,困惑,痛苦……”馬傑眼神有些茫然,“你不知道,當你發現你這個人連回憶也沒有時,你還能有什麽感覺?”

寧遠習慣性的抓了抓頭皮:“嗨,我還真無法理解。”

“你最好不要理解。”馬傑眉頭深鎖,“這種感覺,真是很可怕的。”

“實在想不起來就算了,我看過很多失去記憶的例子,找回記憶的過程很痛苦,找回來的也不一定是好的記憶。”寧遠勸慰道:“聽說失去記憶是一種自我保護的反應,就像昏迷一樣。”

“你說的對!”馬傑笑了笑,“想不起來就不想了。不瞞你說,以前我還和同學一起進去過呢!”

“是嘛!裏麵什麽樣子?”寧遠好奇的問道。

“黑漆漆的,前邊的一大段,是越走越窄,到後來就隻能容一個人通過,還隻能側著身子走。要是胖點的呀,就進不去了。走到深處,就是溶洞大廳,裏邊也是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見,但是能感覺到溶洞特別大,喊話還有回音呢,上麵也有很多石筍掛下來!後來七拐八拐,就走出來了。”馬傑點了一支煙,邊抽邊回憶。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bubujingxin_3/1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