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清彎下腰去,撿起了一枚小小的腳印,這是自己學步時的腳印吧,還能看出來胖腳上的紋路。“媽媽,那時候我多大啊?”吳清一邊興奮的撿著,一邊發問。

“這,這是你們十幾個月大的時候吧!外婆攙著你學走路,光著腳,你調皮的去追逐來去的Lang花,把外婆累得氣喘籲籲。”白寧的眼角,似乎有些淚花。

“媽媽,媽媽,你為什麽要哭?”吳清伸出小手,踮著腳,去擦白寧的眼淚。

吳清的腳印越撿越多,她在路上來回的尋著,草叢裏,沙子裏,吳清咯咯的笑了起來,感覺像在撿蘑菇一樣有趣。每次發現一枚腳印,都喜出望外,炫耀似的拿給白寧看。

白寧漸漸的淚流滿麵,繼而忍不住,嚎啕大哭。

“媽媽,媽媽,你到底怎麽了?為什麽哭?”吳清問著。但看到母親痛哭,心裏卻又隱隱的浮起一絲快意。她也不明白為什麽看見母親哭,會覺得這麽痛快,她覺得自己很不好。

“媽媽……”吳清的嘴裏念叨著,突然又覺得有些不對勁。媽媽,我不是從小在白家村長大的嗎?那裏哪來的沙子,哪來的Lang花?外婆,外婆,媽媽,你怎麽以前從來沒有跟我提過外婆?

“其實,你三歲以前,就是在海邊長大的,你沒有記憶罷了。”白寧擦幹眼淚,說道:“這些地方,小時候,我帶你們來過多少次啊!一眨眼……”白寧說不下去,又大哭起來。

吳清發現有些不對。自己明明已經長大了啊,為什麽又變成了小孩子?可是媽媽,媽媽頭上怎麽又有了那麽多白發?而且,而且……而且這一個吳清,好像並不是自己,她恍惚的想,我不是我,我不是我,頭開始疼了起來。

我是在夢裏嗎?可是夢怎麽會這麽清晰?頭又怎麽會痛?吳清似乎感覺到,有兩個自己在打架,拚命爭著吵著,要主導自己的思維。

吳清混亂得不能自已,拚命的敲著頭,抓著頭發,頭發一蓬蓬的被抓下來,頭皮被揪出血來,卻渾然不覺,吳清大聲的哭了起來,卻沒有眼淚。

“清兒,清兒,你冷靜一點。清兒,清兒?”白寧看到吳清的眼睛慢慢變紅,陷入瘋狂之中,一時有些手足無措,愣在當地。

吳清腦子裏一片混亂,一會兒覺得自己是吳清,長大了,成家了,一會兒又覺得自己是那個小姑娘……“等等!”吳清突然大叫。那個小姑娘,那個小姑娘,為何如此熟悉?

吳清苦苦思索,對,是夢裏,以前的夢裏,自己就是這個小姑娘,可是,現在自己明明是跟母親在一起啊,怎麽又會回到夢裏?而且,她漸漸覺得,那個小姑娘,好像其實並不是真的自己,隻是活在自己夢裏的一個人……吳清越想越弄不明白,雙手緊緊抱著頭,縮了起來。“我不要聽,我不要想……我是吳清,我不是別人!”

“清兒!”白寧見吳清的身子開始發抖,眼淚更是肆無忌憚的流了出來,滿臉是淚,緊緊的抱住了吳清,哭道:“清兒,清兒……你是吳清,你不是別人,你要把你是別人的想法驅逐出去……”白寧泣不成聲的說著,雙手緩緩的拍著吳清的背部。吳清卻依舊痛哭:“媽,我辦不到,我辦不到,我是吳清,可我又不全是吳清……我覺得,我有一半,是別人!”哭鬧了半天,吳清終於冷靜下來,也轉身抱住媽媽,又痛哭起來,眼睛紅腫疼痛,沒有眼淚,又幹又澀。

這時,“切……”一個聲音嗤笑了一下,“我早說過了,你不會成功的,又何必搭上自己的命呢。”

“誰,誰在那兒?”吳清驚惶四顧,那個聲音又說道,“我和君儀,本來就是一個整體,你無法把我們割裂,哈哈哈,媽媽,好偉大,好偏心的媽媽啊……”一陣帶著哭聲的狂笑,聲音漸漸遠去,吳清頭腦又開始陷入混沌,隻覺得那聲音無比耳熟,卻記不起在哪裏聽過。

白寧緊緊抱住吳清,不等她掙紮,手裏拿出一件東西套在吳清脖子上,“清兒,沒事了,沒事了……”吳清覺得自己頭腦一陣清涼,開始清醒了起來,低頭看著,媽媽給自己掛的,正是那個平時不離身的護身符。“媽媽,這個我不是一直掛著的嗎?怎麽又會到了你那裏?”

白寧抱住吳清,不再說話,隻是流淚不止。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bubujingxin_3/1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