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警服時,鄭彬的臉色變了變,又恢複正常。“請問哪位找我,有什麽事情?”

寧遠一見眼前的“鄭彬”,跟自己印象中那個白淨書生似乎對不上號,就有點猶豫。眼鏡也沒了,皮膚也是黑黑的,而且個子不高,隻算是中等身材,好像與鄭彬的形象不對。倒是馬傑毫不遲疑,問道:“你是北京S公司的鄭彬嗎?”

鄭彬茫然的搖了搖頭:“我不是。我是農村來的,來旅遊,你搞錯了。”

寧遠見答得驢唇不對馬嘴,吳清的事依然全無頭緒,心便有些灰,黯然的道了個歉,掉頭便要走。

“誰啊?”這時,門內有一個好奇的聲音傳來,帶著些口音。寧遠一聽口音覺得有些耳熟,但失望之下,也並沒多加注意。那“鄭彬”隨口答道“沒什麽,找錯人了,不關你的事,進去吧”,便回手欲關門。

裏頭那人卻一臉好奇,探出頭來道:“誰啊,我看看!我看看嘛!”寧遠越發覺得耳熟,掉過頭去,卻瞥見一張有些麵熟的臉。

那人見是寧遠,也似是見到了熟人,驚喜的忙要打招呼,鄭彬卻一把將他拉了進去,又將門緊緊關上。

寧遠見了他的表情,越發認定了他是自己認識的人,隻是叫不上名來,連忙回去,又砰砰敲門,裏麵卻再無任何應答。

馬傑見寧遠這樣,問道:“怎麽了,剛才那人,就是你要找的人嗎?”

“那個‘鄭彬’與我印象中鄭彬的樣子不相符,應該不是我要找的人。但後來露出臉來的人,我卻認識!剛開始聽口音,就覺得有點像我嶽母他們村裏的!我開始隻是覺得有點耳熟,看到他的臉才確認了……”寧遠急急答道,一邊又連連敲門。

裏邊的人終於應道:“又有什麽事情了,說了我不是你要找的鄭彬了!”聲音有些氣喘,似乎正在忙著什麽事情,一邊敷衍著寧遠。

“我不找鄭彬,我找……”寧遠沮喪的歎了口氣,雖然有些臉熟,但跟吳清村裏的人平時少打交道,竟然想不起來名字,又說道:“我想跟剛才在你背後的人說話!”裏麵沒有反應,半晌又道:“他不想跟你說話!”

玲華也覺得寧遠有些唐突,便勸道:“我們還是先回去吧,再想其它辦法找清姐……”寧遠匆忙說道:“我嶽母昨天在家突然暈倒,我懷疑跟他們有關!這幾個人是從白村來的,應該就是我嶽母暈倒前最後見過的人,所以一定要找到他們!”寧遠來不及說完,又拚命敲門。門內有些響動,突然樓下有**喊:"有小偷!小偷跳樓跑了!快來人呀!抓住他們!"“不好!”寧遠還在敲門,馬傑聽到外麵人叫嚷,屋裏又沒有一點動靜,頓覺不妙。再不思考,砰的一聲撞開門,隻見窗戶大開,風嘩啦啦直灌進來,裏麵空無一人。

這是一個三人間,床單全都掀走了。其中一張**,被窩有些淩亂,用手一摸,還是溫的,看樣子是剛睡起的,另一張**,淩亂的放著一條浴巾,可能是剛洗澡出來,零錢散落了一地。

寧遠衝到窗口,隻見有兩個人影已經跑得很遠,消失在了樹林中,而窗底下,有個人正捧著腳痛苦的呻吟著,邊上圍了幾個人。往下一看,窗棱上係著幾條係起來的床單,最後一根滑脫了,看來這些人是沿著床單係成的繩索往下滑,沒想到床單吃不住重力,竟然滑脫了,所以這個人才會受傷的吧?

寧遠經曆了這許多事,腦袋有點木,一時反應不過來,竟然有點不知所措的站在窗口,這時,馬傑已經快步跑下樓去,揚著手叫他下來,玲華也站在邊上,跟馬傑低聲說著什麽。

寧遠心裏激動,腿反倒有些發軟,跌跌撞撞走下樓去,站到那人跟前。“大哥,你來了!”躺在地下抱著腿的那個人滿臉狼狽,看著寧遠。

“你是……”寧遠覺得他有點麵熟,口音尤其熟悉,但又不敢確認他的身份,遲疑著問道。

“我是阿貴啊,你不認識我了?你和清姐結婚時,我給你們開的車……”阿貴忍著疼痛說道。此時他孤身在外,早把寧遠當作救命稻草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bubujingxin_3/2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