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的手機突然響了,他趕緊拿出來接聽,隻聽到玲華在那頭嘰哩呱啦,似乎很著急的樣子,可是還沒等聽清,手機裏的聲音就變得很嘈雜,歎了一口氣,此刻船已經離島很遠,到了大海上,信號變得非常微弱,再過去一些,隻怕就沒有信號了。

寧遠擔心是有吳清的消息,不知道玲華說些什麽,心裏焦急不安。馬傑看出他的心思,安慰道:“不要緊的,反正我們很快就要到了。如果有什麽消息,玲華會第一時間通知我們。”

“可是現在不是連電話也打不通了嗎?”寧遠還是著急。

馬傑倒是很體諒:“你放心吧,我相信吳清沒什麽事,如果有事的話,現在通訊技術這麽發達,我們肯定會得到消息的。而且她是隨團出來的,好幾十個人,不可能無故消失。也許是臨時改線了,或者跟旅行社有什麽爭執……”說著說著,馬傑也說不下去了,無論發生什麽事,一點消息也沒有,總是不正常的,自己的安慰,顯得如此蒼白無力。

“好了,”寧遠先緩過氣來,“不想這麽多了,我們該找的也已經找了……”話音未落,電話又響了起來,依舊是玲華在那頭叫嚷,說些什麽聽不清,隻有斷斷續續的聲音傳來“海……風……回來……快……危險……”馬傑喊了幾聲,估計玲華什麽也沒聽見,馬傑歎了口氣,收線。

“到底是什麽事呢?看樣子玲華很著急……”寧遠越想越遠,直擔心是吳清出了什麽事,臉色慘白,虛汗直冒,雙腿都有些發軟。兩個相識這麽多年,朝朝暮暮,感情一直很好,若是其中一個出了什麽差錯,無異於是好好兒的一個人,突然就失去了一大半,能不能好好活下去,是很難說的。

馬傑也把指甲掐進了肉裏,雖然聽不清玲華說什麽,但她的焦急之情,是木頭也能感覺到的,究竟是什麽事?

突然,船聲拚命的晃動起來,一個個巨Lang,竟然直打進船艙裏來,乘客紛紛大呼小叫,一邊拚命抖著身上的海水,一邊責問。砰砰連聲,船艙上的玻璃,竟然碎了。

“怎麽回事?”寧遠驚極。一時間,大人哭,小孩鬧,船艙裏,已經是站立不穩。寧遠扶住欄杆,向馬傑叫道:“怎麽了?發生什麽事了?”

馬傑以同樣大的聲音喊回來:“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遇上台風了!”

“台風?”寧遠一時有些走神,“多少級的?”寧遠曾經見過兩個成年人合抱粗的樹被台風輕輕一刮就旋倒在地,這艘小小的船能吃住多大的風,實在是很難說。

“我哪裏知道!”這裏,打進艙內的海水越來越多,船艙裏,竟也積了厚厚一層水。

海像滾開了似的,渡船單薄得像鍋內的餃子,隻是隨波逐流。

“大家安靜,安靜……”從廣播裏,斷斷續續的傳來聲音。“穿好救生衣……”

眾人一聽,紛紛去兩邊的架子上搶救生衣,馬傑靠近架子,將救生衣一件件取下來,發放,見寧遠猶站著發呆,扔了一件過去,叫道:“趕快穿上!”

“你呢!”寧遠一把接住,手忙腳亂的穿戴起來。

所謂救生衣,就是用橙黃色縫著的幾塊浮性極好的泡沫,幾根帶子,寧遠前後係好,Lang更見得大,一時間,不少海裏的生物也被拋了上來,若在平時,這準能引起小孩的歡呼,然此時此刻,眾人都驚恐不安,這是要怎麽了?

天要塌了嗎?地要陷了嗎?大難來頭的恐懼,使得眾人一時沉默了下來。

“快靠岸了!”有人叫道。果然,向前望去,已經能遠遠看到一些樹木,房屋,雖然不甚清晰,但也是一種生的希望。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bubujingxin_3/2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