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麽回事?吳清幾乎要瘋了。“為什麽?為什麽寧遠會看不到我?難道我死了嗎?我現在是鬼魂?”吳清瘋了一樣把自己身上摸了個遍,實實在在的,溫暖的。伸手去摸床單等物件,並沒有像鬼片中一樣,雙手能夠穿過去。自己是存在的,沒有消失,吳清更狂亂了,她找不到寧遠看不到自己的理由。

“因為我!”一個聲音響起,吳清突然看到眼前的鏡子裏,燈光亮了起來,一張與自己一模一樣,但比較蒼白的臉,出現在鏡子中。昏黃的燈光,披頭散發,惡狠狠的眼神,吳清嚇得一哆嗦:“你是誰?你到底是誰?”

“我?我就是你呀!”鏡子裏的人影,又向前邁了一步:“快醒醒吧,讓我出來!”

吳清往後退去:“不對,你不是我,你不是!你是鬼!你是妖怪!”

“說對了!我是鬼!可我是你心裏的鬼!有你才會有我,讓我出來!”人影一步步的向前走著,吳清急忙後退,可是退著退著,身體像被什麽牽住了似的,再也動彈不得,反而有一股力,吸引著自己往鏡子跟前走去。

鏡子裏的人影得意的笑了:“對了……就這樣……很好,過來……”那片鏡子,似乎變成了某個液麵,鏡子裏的人影,從**裏伸出胳膊來,要拉住吳清。

吳清感覺自己的脖子被人掐往,快喘不上氣來,而人又被鏡子裏的人影拉住,可是身體卻還留在原地一動不動,似乎是靈魂被她拉了出去,吳清掙紮,那條胳膊卻鐵箍般有力,絲毫掙紮不動,眼睜睜看著自己就要離開身體,突然胸口有個東西一亮,是護身符!吳清又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雙手正掐著自己的脖子,幾乎快要窒息,而鏡子,又黯淡下去,裏麵的人影,像雲煙般散去,“該死!”一句熟悉的咒罵,讓吳清清醒過來,“有人要殺了自己!”又想起以前的夢來,夢裏也總有一個長相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女孩,沒完沒了追著自己……一想起那個黑漆漆的山洞,和緊緊跟在自己身後的人影,吳清就身不由已的發抖。誰來救救我?!吳清無聲的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