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刷的一下暗了下來,老太太又呆住了,其實寧遠、馬傑,還有玲華的父親,個個目瞪口呆。眼睜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像灰姑娘脫去了水晶鞋,又恢複原樣。眼前的菜地,上麵沾麵了黑色的灰,被救火的人踩了個稀爛,屋子的牆已經倒了大半,屋頂也塌了。

“玲華,玲華在裏邊!”老太太掛念女兒,最先醒過來,不顧一切的推開車門,跳了下去。三人也隨後跟著下來,剛才的一切,太怪異了,還在震驚之中,一時沒有醒過神來。

“玲華!”老太太的話音裏帶著哭腔,“玲華,你出來啊,你可千萬不能有事……你要出了事,我怎麽活呀……”一邊往裏走,一邊扒拉開擋在路上的垃圾。

屋子裏黑漆漆的一片,就算有人也看不見,馬傑回到車上,打車燈打開了,一道光刷的照進屋子裏,一下子就亮堂了。“等等……”寧遠眼尖,叫道,“這裏頭真有人!”

馬傑也不多話,跟在老太太身後開始往外搬橫七豎八堆在地上的垃圾,四個人一齊動手,很快就清出一條路來。

“玲華,玲華,是你在裏邊嗎?”老頭終於也忍不住,叫了起來。

“在那兒!”馬傑一步衝了過去,扶起端坐在椅子上的人,果然是玲華!說也奇怪,屋子燒得如此狼狽,偏偏還有一張凳好好的留在原地,而另一邊,則有個女人歪在地上,身上被刮破了好幾個地方,眼睛緊閉,似乎也昏迷不醒。

“快!送醫院!”寧遠見倒在地上那人血肉模糊,怕是有事,想要攙她起來。

正折騰著,玲華突然睜開了眼,見周圍黑漆漆的一片,隻有車燈的光線,被刺得睜不開眼,好不容易適應了,又見父母都在這兒,便有些奇怪,問道:“這是在哪裏,怎麽這麽黑?爸媽,你們怎麽都在?”

老太太見玲華問出話來,像個沒事人,一把抱住,放聲大哭。老頭也忍不住回過頭去擦淚。玲華有些莫明其妙,一邊抱著母親,一邊問道:“媽,究竟怎麽了,你哭什麽呀?”

“還問呢!”老頭有些責怪的看了玲華一眼,“這麽大一個姑娘,到處亂跑,也不跟家裏打個招呼……”

馬傑忙勸道:“我們先出去再說吧,這兒實在不是能長呆的地方。”與寧遠兩人扶起倒在地上那人,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原來坐不下,老太太卻死活放心不下女兒,非要一起走,幾個人都擠了進去,不一會兒,那受了傷的女人也醒了,迷迷瞪瞪的睜著兩眼,隻是不說話,忽而又瞧向寧遠,“嗬嗬”一陣瘋笑。馬傑問道:“你認識她?”寧遠給搞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搖了搖頭。

一忽兒,便到了住處,老太太見女兒無恙,高興的忙裏忙外,又是燒水,又是炒菜煮飯,還特意煮了兩個雞蛋。

“嗬嗬……我認識你……”那個女人突然又笑了起來,指著寧遠說:“你……是吳清的……老公!我說得對吧?”寧遠幾乎沒跳起來,仔細端詳,她的臉上被抹了許多灰以及不知名的東西,極髒,玲華給她用濕毛巾擦去,方才顯出些廬山真麵目來,原來也是個挺清秀的女孩。寧遠腦子裏電光火閃,“是你!”

“嗬嗬……”女孩又是一陣傻笑,“我叫……程華!”

“對!那天我給吳清送護身符,在她背後的女孩就是你!”寧遠驚喜交加,喜的是沒想到在這兒又遇見了吳清的同事,驚的是他們同時出來,為何紛紛失散?這中間發生了什麽事情?

程華的狀態極不穩定,一會兒嘻笑,一會兒說胡話,一會兒又站起來東倒西歪的走幾步。寧遠還要追問吳清的下落,馬傑歎了口氣,拍拍寧遠的肩膀:“你看她現在這樣子能說出什麽來嗎?讓她先睡一覺吧!”一邊叮囑玲華先照顧程華躺下,一邊拉著寧遠走到了院子裏。

不一會兒,玲華也出來了,兩人方有空問她究竟發生了什麽事。玲華也有些迷糊,說道:“我跟你們分開後,就往回家的路走……走著走著,腦子裏就像有了一層霧一樣,有些糊裏糊塗的……後來,不知怎麽,我就走到一片大樹林裏了,我遇到了一個女孩,她說她是君華,是我的姐姐,我不知怎麽,就相信了,後來……後來她說要帶我去一個地方,牽著我的手就走了。走了一會兒,我發現她是要帶我回家……家已經被燒了,可是那個時候,我看著是好好的,就忘了被火燒過……後來,我們就在家裏跑來跑去的玩……姐姐陪我玩遊戲,還給我講故事……再後來,我就不知道了。醒來時,你們都在我身邊,我還以為我做了個夢呢。”玲華一邊回憶著,一邊自語:“君華,君華這名字好熟啊,難道我真有個姐姐叫君華?”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bubujingxin_3/3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