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華?你是君華嗎?”老太太又驚又喜,手摸著程華的頭發,“我們家君華年齡倒是應該跟你一般大……但是她應該是圓臉啊……這兒還有個大痦痣……”老太太一邊說,一邊卷起程華袖子,失望的發現,什麽都沒有,眼前這人,果然不是君華。

“媽!我是,我是君華!你們讓我和儀姐姐跟著大娘走,大娘怕兩個人在一起容易被人找到,又把我托付給她的一個朋友,她的朋友姓夏,年過半百沒有子女,便收養了我,給我改名為夏琪……為了保護我,這些年她跟我們斷了來往,可是,可是,媽,我被壞人害了,我再也不能來見你了……媽……”程華抱住老太太,哭個不止。

“誰害了你?說出來,媽給你做主……”老太太也是老淚縱橫,抱著程華,上氣不接上氣。

“媽,你放心,我自己給自己報仇了!媽,害我的那人,現在比死了還慘,媽,你放寬心吧……嗚嗚嗚……”字字血淚,寧遠快聽不下去了。

大家都愣愣的看著這一幕,不可思議的事情,就發生在跟前,似乎無法不接受。程華又說話了:“媽,我為了報仇,付出了好大的代價……我……我還害了儀姐姐……我好悔啊……”寧遠聽到這兒,如被雷擊。程華看了寧遠一眼,又說道:“媽,我得走了……再不走,程華這賤人,也活不成了。我雖然恨她,但又可憐她也是女人,被人騙了還不知道,我不想讓她太慘……她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我能借著她的身體跟你們說話……媽,你多保重!你們想辦法救出儀姐姐吧,還有兩天時間……”話沒說完,程華的身子一硬,又倒在了地上。

老太太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眼睛一翻,終於昏了過去,玲華趕緊扶住,喂了些糖水,老太太才悠悠睜開眼來。“君華!我可憐的孩子!”老太太叫出聲來,玲華在邊上陪著掉眼淚,馬傑也背過身去擦了擦眼睛,寧遠覺得眼睛有點酸澀,趕緊忍住。

“媽,儀姐姐又是誰?”玲華忍了又忍,終於還是忍不住問道。寧遠也突然插嘴:“是叫吳君儀嗎?”

老太太一哆嗦:“你認識君儀?”

寧遠小心翼翼的從貼身的口袋裏掏出錢包,又抽出一張照片,遞給老太太,老太太一瞥,又慌忙推開:“你怎麽會有這張照片?你到底是誰?”

寧遠苦笑了一下:“如果非要問我是誰,那,我可能就是君華口中儀姐姐的丈夫……”

“君儀結婚了?為什麽沒跟你一起來?”一直沉默的老頭問道。

“我來x城,就是找她來了。”寧遠苦著臉,“她跟公司同事一起出來旅遊,可是一出北京就沒消息了。媽又突然暈倒,我隻好找她來了。”

“她為什麽要來x城旅遊呢?難道大嫂沒有告訴她,叫她不要來這兒?”老頭皺起了眉頭,“大嫂不是這麽糊塗的人啊……”

寧遠替白寧辯解道:“吳清要來旅遊的事情,我們事前沒有跟媽說……後來一說,她就急了,可能就是為了這事給急出病來了。”

“吳清?”老太太有點傻眼,玲華趕緊小聲解釋,“儀姐姐改名為吳清了。”

老頭讚許的點了點頭:“好!留著咱吳家的姓,好!”

“能說說,我媽為什麽要帶著吳清搬離x城嗎?我懷疑,吳清的失蹤,跟這件事有關。”寧遠在考慮著該怎麽措詞:“還有,這照片上,吳清分明還有個雙胞胎姐妹,為什麽,誰也沒提起過?”

老頭突然吱吱唔唔的不肯說了,老太太也站了起來,說道:“天太晚了,大家早些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說。”

三人被悶了一肚子的話無從問起,都有些惱火,可是對老人,卻又不能勉強。誰也沒有注意到,剛才還在昏迷中的程華,眼睛閃過一道綠光,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