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都沉默了,過會兒,馬傑開始跟寧遠介紹,局裏已經派人去追查程華下落,據留在現場的腳印和指紋,是一個男性所為,基本可以排除程華的嫌疑的,至於她為什麽失蹤,有兩個可能,一個是與嫌疑人合作犯案,另一個則是被凶手挾持。寧遠卻想起昨天晚上的奇事,斷定這一係列的事都與吳清的身世之迷有關,但事情又委實過於離奇,看了眼身後的幾個小夥,又把話咽了下去,隻問道:“你有什麽想法?”馬傑苦笑了一下:“你看到的,我也看到了。”寧遠心領神會,再不言語。

風大,路也難走,一車裏裝了六個大小夥子,竟然還被風吹得有點晃動,寧遠苦笑道:“我覺得很奇怪,吳清他們公司少說也來了七八十個人,怎麽能夠一個也找不著?”馬傑眼睛望著窗外,點了點頭:“也不算一個找不著吧,你看,吳清已經有消息了,程華出現了,鄭彬的身份證被撿到了……不過他們的遭遇都不太妙,不知道其它人怎麽樣?”一提到吳清,寧遠就心亂如麻,直盼著能快點到幹部療養院,好去查個水落石出。

“到了……怎麽會這樣?”駕車的小李先叫出聲來。

大家定睛一看,傻了。眼前原該是空無一個的x城幹部療養院,現在竟然是車水馬龍,盡管風大得人都站不住,來來往往的人群,依然是多得不可計數。進進出出的人,似乎都有著天大的喜事,眉開眼笑,忙著布置一個舞台。

“你們……這是要幹什麽?”寧遠沉不住氣,上去拖住一人問道。馬傑等人也同樣好奇,並且驚訝。

“你不知道嗎?後天就是海節了!我們在搭海神台呀!你們警察是來幫著維持秩序的吧?辛苦了!”那人很是熱情,這時,一個幹部模樣的人從人群在鑽了出來,看了一眼,把手伸向馬傑:“警察同誌,辛苦你們了!我是這次海節的籌辦人,愛地亞文化有限公司經理,姓王。”“王經理,你好!”馬傑隻好伸出手去與他相握,隻覺得觸手冰冷,有些訝異,這手的溫度,遠遠低於常人。經理忙笑道:“不好意思!我還在忙,你們到處看看,我就不招呼你們了!”

馬傑笑道:“你派個人陪我們轉轉就行了!”王經理喊了聲:“老張!你來陪警察同誌轉轉。”剛才跟馬傑他們說話的人就過來了,笑得皺紋跟朵**一樣:“這次海節,可熱鬧了,來的人怕是要成千上萬喲!你們想先上哪兒看看?”

“這麽多人?”大家都吃驚不小。

“是啊,包括上麵來的領導,各個旅遊團,還有兄弟市,讚助商,文娛演出……怎麽,x城都翻天了,你們不知道?”老張似乎覺得這幾個人有點脫離生活。

馬傑忙應付似的笑笑,又問道:“為什麽選這兒搭海神台呢?你看看這麽大的Lang……”

話音未落,老張偷偷的對馬傑說道:“你不知道啊!我們經理說,昨晚他做了個夢,夢見海神指明要在這兒辦海節!我們經理可迷信著呢,這不,立馬就把海神台給搬到這兒來了。”

“海節以前不都是在J島上過的嗎?今年怎麽……”小李湊過來問道。

“往年的海節啊,是都在J島上過的,可今年不是這麽大台風嗎?連渡船都停了,怎麽過去啊?昨天下午臨時決定到城裏來過海節,地址還沒想好呢,我們經理這一夢啊,可幫了大忙了,你瞧,那J島在那裏……療養院在這裏,兩個地方剛好隔海相望,多有氣氛哪!海節的晚上,經理還會派人想辦法到J島上去,到時候,兩邊的煙花同時燃放,你說那多壯觀哪!”老張說得興奮,唾沫橫飛,寧遠不禁皺了皺眉頭,心裏又惦著吳清,直想早些結束廢話,上五樓去瞧瞧。

“老張啊,我聽說上次療養院失火,大家都說是因為療養院這兒像個月亮彎,J島像把箭,直衝著療養院,風水很不吉利,所以才會起火,還搭上好多條人命,這次怎麽又想到上這兒來辦海節?不怕惹怒了海神?”馬傑笑嘻嘻的問道。

老張哈哈大笑:“我說你這警察同誌可真有意思,怎麽比我這個老古董還迷信呢?什麽風水呀,海神呀,還不都是為了旅遊事業吸引遊客嘛!你以為這海裏頭真有海神哪?你也不看看,每年遊客最多的是什麽時候?”

“海節前後。”小李搶著回答。

“對嘍!”老張點了點頭,“在這個時候舉辦海節,就是為了吸引遊客多花錢!要不,海節都幾十年沒過了,怎麽又開始興辦呢?文革那會兒,什麽海節啊,誰都不信,不也大家都過得好好的?現在沒辦法啊,沒點特色吸引不了遊客!”老張長歎了一口氣,接著說道:“你們這些小年輕啊,還沒我這個老頭子看得開。”

“那是,那是。”馬傑趕緊陪笑:“張師傅,能帶我們進療養院裏頭看看嗎?上次起火的原因一直沒排查出來,萬一海節期間再出事,可就麻煩了。”

“我也擔心這個呢!”老張斜了馬傑一眼,“可經理說了,海節期間,療養院封閉起來,誰也不許進!”“為什麽?”寧遠急了,吳清留下的線索就在院內,要不讓進,還怎麽找吳清啊?馬傑踢了踢寧遠的腳,示意他不要說話。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bubujingxin_3/3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