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見馬傑掛斷電話,寧遠趕緊問道:“出什麽事了?”馬傑二話不說,拉著寧遠就衝出門去。寧遠不知事情到底如何,給嚇了一跳,還好門邊上正好沒人。這時小李他們還在跟老張瞎聊,馬傑叫他們在這兒盯著,也顧不上跟寧遠解釋,先跑了起來。穿過人群時,王經理以怪異的目光瞧了寧遠一眼,寧遠被盯得心裏發毛,但還來不及反應那是什麽意思,見馬傑跑遠,趕緊快步跟上。

馬傑終於站住了,在街邊攔了一輛出租車,寧遠終於趕上,氣喘籲籲的追問:“怎麽了?為什麽這麽急跑出來?”

“先回去再說吧!”馬傑先鑽進了車裏,寧遠一看,隻好跟著進去,路不遠,車子很快就停到了馬傑宿舍門口,兩人下了車,隻見宿舍門口圍了一大圈人,馬傑分開人群,擠了進去,隻見那同事抱著玲華,縮在**,而人群都圍在外邊,並不進去,寧遠正在奇怪,一看,馬傑的褲腿上,已經沾滿了血,不禁驚叫起來:“馬傑!你看!”馬傑頭也不回,直向玲華走去,低聲問道:“小燕,玲華不要緊吧?”小燕滿含著淚水,抬起頭來:“她一直在睡覺……可是我害怕極了!”

寧遠咬了咬牙,走了進去,這一地的鮮血,看得寧遠心裏直發冷。外麵的**叫:“又開始流了,又開始流了!”

又開始流了?寧遠順著他們手指的方向望過去,原來,血是打浴室方向流出來的,走過去一看,水龍頭嘩嘩的,鮮血混著水,不停的往外流著……寧遠看了看,想過去關上水龍頭,又有點發怵。馬傑皺緊眉頭,過去想把水龍頭擰上,緊了兩下發現不動,原來是水龍頭早已爆裂,水是噴出來的。馬傑看著寧遠苦笑,兩人異口同聲:“上樓頂!”

樓頂卻也早已有人在,有兩人抬了具屍體下來,寧遠一看衣著,臉色一變:“是程華?”馬傑深吸一口氣:“看衣服像……”話還沒說完,臉色一變,原來,那竟是也是一具被剝去了臉皮的屍體!而且已經被水泡得發白,樣子極是可怕。寧遠看了一眼,惡心欲嘔,突然覺得那女屍似乎睜開眼睛冷冷的瞧了自己一眼,毛發直豎,心道:“定是太累了,眼睛也花了……”

小王下來了,衝著馬傑苦笑:“醫院的整個血庫,就打你浴室的水龍頭裏流出去了……”

“是血庫的血?”寧遠倒抽了一口冷氣。

“不確定……”小王歎息道,“不過除了血庫,上哪找那麽多血呢?那具女屍的身份,等待確認……倒是這個,我想你應該看一看。”

“什麽?”馬傑接過小王手裏的東西,那是一片白布,看上去有點眼熟,上麵寫著幾個字,似乎是一個初學寫字的小孩寫的,歪歪扭扭:“欲救吳清,先上J島”。

上J島?這麽大的風Lang,渡船也不出海了啊?馬傑皺起了眉頭。

“這東西在哪兒發現的?”寧遠看見吳清兩字,早已把一切事情放在腦後了。“那具屍體拿在手裏的。”小王如實回答道。

“屍體?”馬傑沉吟,“搞出這麽大的動靜,不會就是為了引起我們的注意吧?”

“法醫推斷,她的死亡時間為至少四個小時前……加上玲華的父母,這是第五個了……凶手這麽做,也許是想轉移大家的視線……”小王分析著。

“這幾個字是用什麽血寫的?”寧遠突然問道。他突然覺得,這有可能是白寧在給他們指引方向,但白寧平時又吃素念佛,應該不至於做出這種害人性命的事來。而且,這奔流不止的“血”,讓他再次想到前幾次出現的瞬間消失的“血”。

“檢查過了,這幾個字寫上去的時間,應該在死者被殺之前。而且它的顏色雖然像血,但卻是一種植物的汁液,這種植物叫血樹,它是菩提樹的伴生植物,而菩提樹隻在J島發現過,所以懷疑它來自J島。血樹剛砍開時,流出的汁液跟血一樣,但很快就會徹底蒸發,這布不知是經過什麽特殊處理,竟然可以長久保持顏色……”話沒說完,那幾個字就消失了,小王驚奇的擦了擦眼睛,寧遠則聽到耳邊有一個讚許的歎息,複又歸於平靜。“一定是嶽母了!這種行事的作風,確鑿無疑了!”寧遠的心裏一喜,有嶽母的指引,要救出吳清應該容易得多了。

這時,大群的人已經散去,剩下幾個同事在維持秩序,小燕看著滿地的血,咬著嘴唇,似乎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小燕,你先回去吧!”馬傑有些不忍,對臉色蒼白的小燕說道。小燕這才醒過神來,哇的一聲大吐起來,吐出的汙物落在地板上,又濺起一些血來,小燕一邊捧著胸口,一邊吐,直吐得眼淚出來了,才直起腰,剛要說話,一陣酸水冒到喉嚨口,又是啊嗚一口,再吐出來的,就全是清水。

“對不起對不起……”馬傑連忙道歉,隻是屋子裏亂成這樣,連杯水都不能倒,就算敢倒,小燕也不敢再呆下去了,忙叫人攙扶小燕出去。寧遠也吃不住,幾乎吐了出來,趕緊到外麵大口喘氣。

“怎麽辦呢?”寧遠忍住一陣陣的反胃,向馬傑問道。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bubujingxin_3/4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