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書已經由“春風文藝出版社”出版,請大家購買正版書支持蘇京:)白寧當時精神恍惚,也沒顧上多問,又昏睡過去。稍有點力氣後再問,吳景泰卻直說是她聽錯了,自己根本沒有離開過,也沒有與人發生過爭執。

轉眼,一年就過去了。白寧提早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家裏,給兩個女兒抓周。剛進門,卻聽見門裏又傳來爭吵聲,白寧辨出一個是吳景泰的聲音,另一個就是生孩子那天門外的爭吵聲。究竟是什麽人呢?吳景泰一向脾氣不錯,很少與人爭執,所以白寧很好奇,偷偷進去一看,大吃一驚。原來,那個人竟然是黑蓮教走脫的吳秀蓮,白寧料不到她還敢停留在x城,並且到自己家來。吳景泰不備白寧這時回來,想要掩飾,已經來不及了。

吳秀蓮告訴白寧,她有兩個兒子,吳景泰就是她的長子。現在,根據時辰掐算和吳家的血統,她要從白寧的兩個女兒中選一個教主繼承人。白寧大吃一驚,黑蓮教的事情,她以為早已過去。對那神秘的轉世一說雖然感興趣,可是她還是願意自己的女兒過一種普通人的生活,可不要成為什麽教主的轉世。

但吳秀蓮不容反對,在抓周準備的東西中,放進了黑蓮教的信符:聖蓮。白寧隻能暗暗祈求兩個女兒都不要抓那個勞什子聖蓮。但天不從人願,大女兒君茹,竟然好奇的向聖蓮蹣跚走去,一把抓住聖蓮不放。吳秀蓮得意狂笑,強迫給君茹改名為吳君蓮。抓完周後,吳秀蓮就走了,吳景泰拚命跟白寧道歉,他隱瞞自己的身世,就是不願意與黑蓮教扯上關係,也不願意自己的女兒成為所謂的轉世教主。但白寧要求來x城調查黑蓮教,為了接近白寧,他主動要求協同調查,沒想到,卻發生了這一係列的事。

白寧強捺住心頭的不快,期盼著這隻是吳秀蓮的癡人說夢。黑蓮教已經全軍覆沒了,隻剩她一人,怕是興不起什麽風Lang來。

女兒剛滿兩周歲後的一天,白寧加了會兒班,等下班回家,卻見家裏一片漆黑,鍋冷灶冷,隻有幼女君儀的哭聲,不見長女君茹與丈夫的身影。白寧頓覺不妙,走到廂房一看,君儀剛從炕上摔了下來,磕得鼻青臉腫,哇哇大哭。白寧好不容易哄住君儀,才從君儀含糊的訴說中得知,有個人自稱是她們奶奶,把君茹抱走了。剛好撞上爸爸回家,爸爸與那個人爭執了起來,追了出去……白寧頓時眼前發黑,吳秀蓮還是行動了。隻盼著丈夫能把女兒給抱回來。吳景泰直到半夜才回來,女兒沒追上,自己倒被一群人圍起來打了個遍體鱗傷。白寧傷心欲絕,暗恨吳秀蓮。吳景泰勸白寧離開x城,但白寧沒有君茹下落,擔心一走之後,再也沒有與女兒見麵的機會,所以一直留了下來。因為憎恨黑蓮教,白寧堅決不許吳景泰再上J島。過了三年,君儀五歲那年,吳秀蓮又回來了一次,見過吳秀蓮後,君儀便有些不太正常,經常自言自語,一會兒自稱君儀,一會兒自稱君茹,白寧以為他們是孿生姐妹,自有些與常人不太相同的感應什麽的,沒想到病情發展得越來越嚴重,吳景泰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白寧見情況不妙,決定等一個學期結束後就搬家。不料,就在這個夏天,又一次海祭,君儀與小夥伴一起偷偷的上了J島,並且沒有起回來……吳景泰知道君儀上了J島之後,幾乎瘋了。連夜叫船與其他幾個大人一塊上J島尋找。找了一整夜,才在天亮的時候,發現幾個孩子都暈倒在島上的一個洞口,而君儀不見了。景泰衝進那個洞裏,找到了君儀……出來的時候,身上到處都是傷,而君儀昏迷不醒中。回家後沒幾天,景泰就死了。臨終前,他叫白寧帶著君儀遠走高飛,君茹已經死了,吳秀蓮竟然又把眼睛盯在了君儀身上,要利用君儀的身體進行所謂的移魂……讓君茹複活過來。那天,幾個孩子在J島上避雨,不小心鑽進了黑蓮教隱匿的溶洞……黑蓮教原要殺他們滅口,後來怕影響太大,再引來大規模的搜查,才把他們放了出來。景泰擔心黑蓮教眾不會放過這幾個孩子,叫他們家裏把孩子們改名換姓送走了……在洞裏逗留的一夜,黑蓮教已經在他們身上留下了印記,黑蓮教眾都能看到他們頭頂,有一團若有若無的黑蓮的光影,這便是寧遠在照片上看到的以為是黑手的印跡。憑著這印記,黑蓮教眾將很容易找到他們,將他們滅口。為了消除這印記,白寧又打開早被吳景泰封存起來的黑蓮教核心資料,按法“修煉”了起來,依法消除,黑蓮教手法陰毒,這印跡與孩子們的生命休戚相關,稍有不慎,孩子們便有可能送命。盡管白寧小心翼翼,但在消除這印跡的過程,幾個孩子的大腦還是受到嚴重影響,相關的記憶,全都被清除了。兩個男孩都送走後,白寧便辭去工作,帶著君儀和君華天南地北的轉了一圈,斷定甩脫黑蓮教的追蹤後,先把君華交給自己信任的老友夏明源夫妻,又改回小名白寧,再帶著君儀回了家鄉。為了不引人注意,她給君儀改名為吳清,不再工作,隻以一些偏方混在香灰中,給鄉親們施藥,隻求能把吳清平安帶大。為了不把這段經曆泄露出去,她無奈之下,又利用了黑蓮教裏的秘法,對鄉鄰們施了點小小的禁製,以免讓黑蓮教眾得知自己的下落。隻是每年海節前後,始終要提心吊膽一番。

吳清第一次把寧遠帶回來,她就一眼認出這正是當年四個孩子中的立天,她有心反對,但看兩人感情如膠似漆,最終還是認同了。寧遠聽到此處,失聲驚呼,原來自己與吳清的一見鍾情,並不是毫無緣由的。

白寧又繼續說下去,原來黑蓮教的秘法,主要是以控製人的思維為手段。撇開黑蓮教斂財害命的手段不提,他們的核心,是非常超前的。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他們就能發現人的大腦活動,並且能夠通過一種介質,幹預這種大腦活動,使普通人的思維,按著對黑蓮教有利的方向進行。故而他們隻要一有機會,就能發展起大批教眾。幸而每朝每代,都有人能不受盅惑,所以黑蓮教一次又一次的受到打擊。若不是如此,隻怕當今,已經全是黑蓮教的天下了。

白寧為了便於隱藏身份,改進了這種方法,研製出一種功能稍弱,但對人體無害的介質,用於對鄉親們的治療。要知道凡是病,都是三分藥,七分治,自身的樂觀,對戰勝病魔是非常有效的,白寧不曾想自己做這個也做出名氣來了。好在吳清順利工作了,結婚了,白寧的心也算稍稍安穩些。

又到海節,白寧卻有些心緒不寧。吳清的護身符中,有白寧裝進去的介質,能將吳清的思維活動擴大發射過來,另外也可以避免黑蓮教的人探測到。沒想到這一天起來,卻沒有感應到吳清的一點活動,便有些擔心,沒想到吳清竟然自己送上虎口,又跑去了x城旅遊……清醒狀態下,思維活動發出的能量有限,再加上陳劍來那麽一鬧騰,還帶走了一塊白寧練好的介質,白寧越發擔心。白寧無奈之下,隻好進入冥想狀態,也就是傳說中的靈魂出竅,那幾次寧遠受到的指點,確實是白寧所為。感應到吳清的所在後,她才發現,黑蓮教的行為極其卑鄙,上次吳清遇險,就已經在她的大腦中留下了君茹的思維模式,恨自己這些年竟然沒有發現,如果不能清除,重者被黑蓮教“移魂”成功,吳清自此從世界上消失,輕者也得落個精神分裂。更可惡的是,吳清的身上,竟然還戴著黑蓮教的另一件靈物玉佛,那是一種極強的介質,吳清的思維,已經接近渙散狀態,她想送走君茹的那段印跡沒能成功,又被反噬,現在自己的精神力量已經很微弱了,隻怕支撐不了多久。

寧遠如聽天書,目瞪口呆。正發愣間,電話那頭傳來咚的一聲,似乎有重物落地,又聽見一聲嚎叫:“白嬸!”是白強的聲音,寧遠知道,白寧已經過世了。他對白強叮囑幾句,緩緩掛上電話。那頭,白強忙著辦白寧的後事去了,寧遠卻陷入沉思,半天不能緩過來,他需要時間來消化白寧所說的這一切。

馬傑見寧遠半天沒有說話,也知道事關重大,悄悄的站起身來,沉思良久,又想起在J島救起王立宏一事。因為黑蓮的出現引起軒然大波,馬傑忙得有點暈頭,還沒有來得及去調查那個愛地亞公司的王經理,是否就是王立榮失蹤的兄長王立榮。而且,當時感覺這個公司的員工都有古怪之處,具體是哪裏不對,卻還沒有搞明白。想到此處,馬傑靈機一動,打了個電話。“小李嗎?你跟王經理溝通一下,叫他把海節期間所有需要進出人員的名單報上來,對,要附照片,還有入職時間,就說是為了保障安全,出入人員都要帶許可證,每個人交五塊錢的工本費,明天一早組織大家體檢一下。海節的時候人多,海鮮又都是進嘴的東西,為了避免交岔感染,工作人員一定得身體健康,保證衛生才行。名單和照片今天晚上就要落實,這就辛苦你了,小李!對了,還有一件事至關重要,你留意一下王經理這個人,另外,調查一下,他是不是叫王立榮。”馬傑聽到小李在那頭嘀咕了一句:“深更半夜的……怎麽才想起來這碼事?而且保安,衛生方麵,愛地亞文化公司才是主力,咱們局裏隻是協助,怎麽鬧得比他們還上心似的?”馬傑笑了笑:“這事關係重大,你一定得落實了,馬上給我送過來!”

馬傑把事情安排完了,卻見寧遠還在發呆中,覺得又累又困,倒在**打了個盹,醒來時,看到寧遠兩眼放光,神容卻是倦怠不堪。馬傑啞然一笑,這家夥,估計是想明白過來了。正要問話,卻聽見有人敲門,馬傑看了寧遠一眼,過去開門。卻見小李拿著一個文件袋進來,一臉的不解。馬傑打開文件袋,把裏麵資料抖了出來,攤在桌子上,細細看了起來。寧遠和小李都不解的湊上來,不知道他在研究什麽。

看了一會兒,馬傑跳起來,大呼:“這就對了!”

“什麽對了?”小李臉上的疑色更深,寧遠也是大惑不解。

“小李,你在那兒呆了這麽久,有沒有發現奇怪的事?”馬傑反問,一邊又習慣性的摸出煙來點上。

“奇怪的事?”小李想了半天,“好像沒有啊……對了,如果非要說奇怪的事,還真有一件!”

“什麽?”馬傑笑眯眯的望著他,示意寧遠少安毋躁。

小李擰了擰眉頭:“很奇怪,那個愛地亞公司的工作人員,有一小半都是體溫比較低的……有一次我不小心挨了一個人一下,感覺……就像是碰到了一塊木頭,沒有人體應該有的溫熱。”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bubujingxin_3/4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