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舞韻還沒到上班時間,馬傑就急匆匆的跑到局裏去了,他說要做點準備工作,剩下寧遠在宿舍等著。到了局裏,發現很多同事還沒來,馬傑又站到牆邊上,仔細研究起x城的地圖來。X城靠海的一邊,形狀就像半個葫蘆,而J島,就在正對葫蘆腰的地方。而幹部療養院,又剛好在葫蘆腰上……馬傑皺起了眉頭。半個葫蘆,遠看還真的有些像一把弓。張弓搭箭,箭在弦上……馬傑想起了關於風水的那個傳說。

黑蓮教,究竟怎麽打算的呢?從保留下來的資料裏可以看出,這次複活儀式,必定是跟火有關。海邊風急,如果有材料助燃,火勢將一發不可收拾。上次的火災雖然沒查出原因來,但聯係到黑蓮教的這次儀式,幾乎可以斷定,是黑蓮教的人所為……而且他們把火勢控製得很好,燒死了人,但對整棟樓的結構竟然沒有什麽影響。想到這兒,馬傑突然拍了拍腦袋:上次的人,搞不好也是跟吳清一樣,被控製住了。因為火勢不大,如果在清醒狀態下,他們肯定可以逃生……一想到那些人被火活活燒死,馬傑就對這群凶殘的殺手恨得咬牙切齒。他當警察,一半是為了揭開自己心裏的迷團,但更重要的,還是要實現自己的願望,當一名人民衛士。現在知道這案件是人為縱火,恨不得馬上能把這些人繩之以法。但是,麵對的是詭異的黑蓮教,他們掌握的邪術實在是令人防不勝防,一切還得小心再小心。馬傑冷靜下來。

“喲,小馬哪,你來這麽早!”一個聲音在門口響起。馬傑回頭一看,驚喜的發現,站在門口的,正在局長老林。

“林局,我有急事要向你匯報!”馬傑樂了。

“你總得讓我坐下喝口水吧。”老林不緊不慢的說著,一邊打開局長辦公室的門。裏麵卻有個人出來,穿著水站送水工人的製服,低著頭。老林退後一步,讓那個工人先走。

馬傑憨笑了一下,老林走了進去,對馬傑道:“坐吧!”自己拿了個杯子,放上些茶葉,去倒水。馬傑正坐著,盤算該怎麽說,突然聽到“咣”一聲脆響,轉過頭去,卻見老林呆若木雞的站著,手裏的玻璃杯子跌在地上,摔了個粉碎。地上,一片鮮紅。

“林局?被玻璃割傷手了?”馬傑問道。

“不是,飲水機裏怎麽能流出血來?”林局畢竟經曆得多,雖然納悶,卻還能控製情緒。馬傑想起自己當時見了“血”驚慌失措的樣子,暗叫慚愧。

“這正是我想要向你匯報的事。”馬傑說道。

“嗯?”老林的興趣來了:“快跟我說說。”一邊對外叫著:“小王,進來把地板拖一下!”

小王進來快快的把地板收拾幹淨了,馬傑坐著不吭聲,見小王走了,才又把門關上。轉過身來,見老林正饒有興趣的盯著他,不禁臉紅,解釋到:“林局,你聽完我的匯報,你就知道我為什麽要這麽小心謹慎了。”一邊說,一邊還小心的將室內小心的掃視了一邊。局長辦公室朝南,陽光很好,裏麵的東西一覽無餘,也沒有看到牆麵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才又坐下來,開始講述自己這段時間來所發現的東西。

老林開頭還很放鬆,結果越聽越擔心。這種事情,真的是聞所未聞,匪夷所思。如果這是個故事,他都要說講故事的人太富有想像力了,這種事情竟然是發生在現實中的?“等等。”老林過去,拿起飲水機的桶,仔細看了看,裏麵什麽都沒有。再找來幾把螺絲刀,飲水機也拆不開,幹脆咣嘰咣嘰,三下五除二,把飲水機弄了個稀巴爛,水流了一地,還是很惡心的鮮紅色,但依稀可以看到,裏麵還有尚未溶解的東西。老林小心翼翼的將它弄到盤子裏,看上去很像塑料袋,隻是韌性比較大一些。老林拿了一半泡到剛才的“血”裏,又拿了一小點,幹脆扔到水桶裏,一會兒發現,泡在“血”裏的,依然完好;泡到水桶裏的,一會兒就溶解了,什麽也不剩。

馬傑恍然大悟,不禁佩服起來:薑還是老的辣。馬傑一直對他們怎麽搗鬼的想不明白。既然血樹汁液能使他們顯形,他們又如何能隨身攜帶血樹汁液而不受其害呢?原來,他們竟然又發明了一種特殊的材料,隻溶於水……難怪每次他們都是把血樹的汁液放進水裏,混著水一塊出來,袋子則遇水後很快溶化,這樣,最後也是找不到任何線索。其實這也不能怪馬傑,他第一次接觸血樹汁液時,還並不了解血樹汁液顯形的原理呢。這一次則是趕巧了,飲水機加熱的內室能儲存的水量有限,被血樹汁液充斥,進水量有限,那個袋子還沒有來得及完全溶化,才被發現。這個隱形人倒很有水平,竟然能直接把袋子放進飲水機內室……馬傑與老林對視一眼,大叫:“送水工人!”老林拍拍腦袋:“我就說嘛,明明昨天還有水的……怎麽今天又送來桶新的……”馬傑也怪自己粗心,自己站在門口這麽久,沒見人進來,突然出去個送水工人,怎麽一點都沒注意到?馬傑自嘲:“專業素質不夠,等忙完這案子,林局,你得送我去進修。”“好說,好說。”林局一笑。其實馬傑還該想到,以黑蓮教控製人思維的能力,想讓人疏忽大意,實在是小菜一碟。還是因為黑蓮教長期沒有教主,這些年發展有限,擁有的能力也有限,而馬傑和林局的意誌又比較頑強,操控不易,否則,直接就把馬傑或者林局的思維改寫了,他們也是絲毫不覺。而且黑蓮教此次旨在威懾,如果真想下黑手,隻怕林局和馬傑都防不勝防。

“黑蓮教,還真是個強勁的對手啊!”林局倒吸了口氣。

“不錯。據我們這段時間查到的線索來看,想要對付黑蓮教,得有個很周密的計劃才行……”馬傑又向林局引薦寧遠:“我有個朋友,這件事情能被揭開,他出了很大的力,我想讓他一起參與到我們的行動中來。”“叫一個普通群眾參與到這麽危險的行動中來,不妥吧?”林局搖了搖頭。馬傑又將寧遠、吳清,以及黑蓮教的關係說了一遍,林局終於首肯:“既然這麽有淵源,你就把他叫過來吧。”馬傑得到批準,高興的給寧遠打電話。

寧遠卻遲遲沒有接電話,馬傑嘀咕:“這小子,忙什麽呢?”正想著,電話那頭卻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喂!”馬傑一聽,驚喜交加:“玲華,你回來了?”“是啊,我回來了。”玲華的聲音有些沉痛,但顯然已經緩過勁來了。

“玲華,你別哭了……”寧遠的聲音從邊上傳來,他拿過電話,對馬傑說道:“玲華剛到。你給你爸媽打個電話吧,玲華是背著他們出來的,這會兒不定多著急呢。”馬傑說聲:“好的。你帶上玲華,趕緊到局裏來吧,我們有事要說。”又給家裏打了個電話。原來,他父母覺少,一早起來,見玲華的房門緊閉,以為她在睡覺,也沒敢多打擾,就在院子裏活動活動,又準備好了早餐。沒想到,眼見得日上三竿,玲華還沒動靜,推開房門一看,裏麵空無一人,正著急呢,可好,馬傑的電話來了,聽說玲華已經到了x城,馬上跟馬傑會合,也鬆了口氣。馬傑的父母也不是親生的,雖然馬傑不記得,但他們依舊終日提心吊膽,生怕哪一天他想起來,跟他們疏遠,故而一直都很謹慎,這次玲華在家休養,他們可是始終把心提在嗓子口了。馬傑這時其實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世,但父母對他一向很好,也知道父母的擔憂,幹脆對此事不提。

一會兒,寧遠與玲華都到了。馬傑又向林局介紹了玲華,玲華堅決要求參與到這次行動中去,她要親自抓住凶手,為父母報仇,林局見玲華很堅定,也同意了。馬傑則是考慮到行動開始,自己不能照顧玲華,更不放心,不如時刻把她帶在身邊,還安全一點。

“你有什麽看法?”林局掏出煙盒,放在桌上。一會兒,滿屋子煙霧繚繞,寧遠因為最近愁悶,也快染上煙癮了。玲華在一邊坐著,不怎麽說話,隻是專心傾聽。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bubujingxin_3/4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