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哪裏?吳清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周圍是白茫茫的一片,是霧吧。對,應該是霧。吳清對自己說道,抹了把臉上汗水,發現衣服都被濕透了,就像是剛從水中撈出來一樣。是霧在身上凝結成的水珠嗎?吳清摸了摸濕漉漉的頭發,和冰涼的臉,怎麽了?“你說的,是霧。”一個聲音響起。“誰?誰在那裏?”吳清不知道這聲音從哪裏傳來,而且,這聲音,又為何那麽熟悉?吳清的心裏,一陣恐慌。

“是我,我是誰,是我呀……”那個聲音飄飄渺渺,捉摸不定,聲音悠長而陰森,吳清舉目四顧,但周遭全是白茫茫的霧,吳清看不到腳下是什麽,也看不到眼前是什麽。“是誰?是誰?是誰!”吳清尖聲大叫,隻是感覺聲音也像是變成了有實質的物體,堵在嗓子口,噎得自己很難受。

驀地,腦袋裏靈光一閃:“我知道你是誰了!我記得了!”吳清的腦子裏,像是有一道閃電劈破迷霧,突然記憶便湧了上來。自己,站在礁石上,看到一個人影,淩空站在自己麵前,慌亂中,自己落水了,那張臉,那張臉,就浮在水麵上,盈盈的衝自己笑……“沒錯,那就是我……”那個聲音輕笑了一聲,陷入了沉默。吳清站在迷霧中,找不到方向。連剛才那個聲音也消失了,心裏更加空落落的,害怕萬分,吳清雙手捂住臉,低下頭去,抽泣起來。媽媽,你告訴我怎麽做!媽媽,我害怕。

吳清哭了一陣子,突然覺得背上暖和起來,心裏也開始變得安寧,就像媽媽的手,正在輕柔的撫摸她,吳清漸漸的放鬆,好像又回到了嬰兒時期。“媽媽……”吳清喃喃的說著。

“醒了醒了!”有人驚喜的叫著:“有一個醒了!”

醒了?吳清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搖籃裏,是一個粉嫩的嬰兒,吳清想說話,發出的卻是咿咿呀呀的聲音。吳清想坐起來,可是胳膊腿掙紮了半天,別人看著,卻隻是在空中揮舞。

“喲,寶寶好可愛呀!你瞧瞧,這胳膊腿,還挺有勁的!”

吳清掙出滿身大汗,卻一句話也說不出。眼睛瞪著,直流下淚來。

“啊,寶寶怎麽哭了?這寶寶真怪,哭也不出聲,隻流眼淚,倒跟個大人似的!”邊上的人似發現了新大陸。

“是嗎?我瞧瞧?”一個老太太念叨。“小孩子哭不出聲可不是好事啊,別是……”

你才有病呢!吳清心裏恨得直罵,可是說不出話,媽媽,媽媽,你在哪裏?吳清一掙紮,終於“哇”的哭出聲來。

“小白,你這兩個娃娃,哪個是大的,哪個是小的?”老太太問道。

被稱為小白的人過來,吳清一眼認出是自己的母親,雖然要比現在年輕得多,可是那慈愛的表情,卻是獨一無二的。

兩個娃娃?吳清又想,自己是獨生女兒啊,怎麽會有兩個娃娃呢?極力的扭轉頭去,卻發現邊上真的有一個嬰兒,跟自己穿著一樣的衣服鞋襪,正閉著眼睛呼呼大睡。一隻小手被含在嘴裏,著實可愛。

媽媽,怎麽會有兩個?吳清納悶極了,想問問母親,可是無法開口。

媽媽過來了,含著笑說:“哎呀,我也分不太清這兩個哪個大哪個小。”看了半天,指著吳清說,“好像這個大一點吧,叫君儀,那個小一點,叫君茹。偏偏兩個身上都沒有什麽胎記啊痣啊什麽的,真是不好分哪!”媽媽也笑著歎了口氣。

媽媽,怎麽會有兩個?吳清極力掙紮著,想把這句話問出來。

滿身的汗都掙出來了,就是說不出話。吳清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叫道:“媽!”

咦,好了,這下,真的醒了!吳清迷糊睜開眼睛,發現一個穿白大褂的人正給自己做檢查。“怎麽回事?”呃,這下能說出話來了。吳清覺得沒那麽累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bubujingxin_3/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