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連#8226;累

11.連#8226;累

11.連※#8226;累

傅非明在睡夢中偏了一下頭,把臉轉到了陳長霖那一麵,長霖收了手,慢慢把頭放到枕頭上,麵對麵與他躺在一起。??有很微弱的氣息撲到臉上,極清淡,沒有一點味道,傅非明是沒有體味的人,像水。??黑色的睫毛畫出兩道弧線,嘴唇是淡淡的水紅色,薄薄的像是有血液在下麵流動似的。

陳長霖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的靠上去,唇貼著唇,輕輕相碰,極為細滑的質感,幹躁的,有一點點澀,讓他從口腔一直幹到喉嚨口去,火燒火燎的,五髒六腑都被抽幹了水分和空氣,肺部壓抑得開始疼痛。??陳長霖忍不住翻身坐起來,怔怔的繼續愣了三秒鍾才知道開始呼吸,不自覺的苦笑,像一個傻瓜。

管他呢!

長霖轉頭去那張安靜的睡顏。

管他呢!

小心翼翼的繼續倒下去,隔著被子一支手臂輕輕的擱到傅非明的肩上,然後滿足的閉上了眼睛。

傅非明睡到晚上自然醒來,一睜開眼睛就開始發飆:什麽時候了,你居然不叫醒我!!!

陳長霖委委曲曲的說:“我怕叫你,你會打我!”

自己的脾氣自己最知道,傅非明一時無語,把大衣披上就想往外衝,陳長霖敲著碟子從廚房裏踱出來:“吃飯嗎?有很好吃的銀雪魚哦!”

魚地鮮,裹在芝士的濃香裏纏了人一身。??傅非明邁不開腿,隻能一伸手接過來,三口並作兩口的往嘴裏填,他是真的餓了。

“你什麽時候學會做飯的?”味道很棒,令人驚訝!

“哦?呃!還好,不是很難!”陳長霖看著傅公子難得不顧形象的撲食舉動,笑眯眯的彎了眼睛。??做飯是不好學,點外賣可是真地不難哦!

傅非明急急忙忙的衝出門。??摸出口袋裏地手機開機,果然……通知未接電話的短消息無數。

都什麽時候了,傅非明詫異,他居然就這麽安安心心的在那裏睡了近九個小時?太不可思義了,這些日子來他已經繼續多少天睡眠不足四小時,有太多事情要管,千頭萬緒。??有時候閉上眼睛,眼前都是一串串的數字。

傅非明快速的翻短信,翻到某一條,手指停滯了下來:非明,對不起,我在你家等你。

傅非明看了一會,定定神,把下麵的消息看完。??跳上車飛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