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不打不相識

13.不打不相識

13.不打不相識

“計劃訂在後天晚上,今明兩天的主要工作是分組磨合與倒時差。??”沒什麽廢話開場白,穀棋上來就說任務。

“為什麽要拖這麽久?”祁紹庭馬上反對,既然是請了人,當然越早越好,他原本就對這幫人拖拖拉拉的態度有不滿,沒想到居然還要再拖兩天。

“因為天氣預報顯示後天晚上是陰天,而且,你們這些生人需要先摸摸底,至少要得先學會怎麽說話和走路。??”穀棋既然心情不好,說話公事公辦,一派鐵血冷硬,典其軒在她背後無奈的一勾嘴角,不著痕跡的笑了一下。

穀棋說得話其實沒有任何問題,唯一的問題可能僅僅是,像這樣囂張犀利的話原本就不應該由一個像她這樣年輕的小姑娘來說,尤其是在一群自負身手還可以的成年男子之中。

於是,馬上就有人冷笑了一聲,不屑道:“嗬,我到現在才知道原來我一直都不會走路啊?”

“當然!”穀棋連眉角都沒抬:“希望兩天的時間對你們來說還夠用。??”

武人的尊嚴不容輕侮,而受到了侮辱時他們也更習慣於靠武力來解決問題,那個站在祁紹庭的精悍男人立馬上前一步,風聲呼嘯著一拳已經砸出去。??祁紹庭沒有攔著他,其實他也有點想看看這群人的底。

穀棋在他起動的時候就已經在往後退,拳風擦著麵頰而過。??那人順勢就化拳為掌斜角地劈下去,這是個非常狠毒的招數,如果真的被他一掌劈到頸動脈上,不死也要毀了半條命。??穀棋還是退,足尖點地的往後一倒,又退出去一米遠,那人還想再追擊。??金發的西姆已經準確的插到了這個空當裏,而且一出手就是致命招數。??一隻手鎖喉,一條腿抬膝就往下陰撞去……

穩!準!狠!

這兩個陌生人居然一碰手在做搏命的格鬥,不是那種在電視上可以看到地,看似血腥其實花招不少的所謂職業摔跤,更不是古裝片裏漂亮地武術套路,每一拳都是用手指的關節做著力點,每一拳都是奔著要害去。??不到一分鍾的工夫兩個人的臉上就都見了血。

“行了,住手!”典其軒忽然低喝了一聲,西姆馬上收手,護住自己的要害往後疾退。

紹庭的手下倒也沒追,隻是站在原地不停的喘著粗氣。

一分鍾,僅僅一分鍾,這便成為了他習武生涯裏最危險地一次比試,那強勁的拳風裏甚至帶著死神的笑聲。

任何哪怕是一次的放鬆。??被擊中,不死即殘!

太可怕了!他完全是促不及防的被人引入到這種狀態,而那心理上的一絲絲恐懼和茫然則令他完全的居於下風,高手過招,一招被製,招招被製。??隻有他自己知道就在典其軒喝破的那一刹那,他已經萌生了死念。

當然,可能並非隻有他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