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隨心 10.比歎息鏗鏘

10.比歎息鏗鏘

祁紹庭一個人在樓下心裏總是不定,遠遠的看過去那扇門虛掩著,想要靠近可又覺得尷尬,輕輕探進小半張臉去,隻聽到一句:“如果是死在樹寶寶手裏的話,我應該是不會感到有什麽遺憾的。”

祁紹庭腦子裏嗡的一聲:

“因為,隻有你能滿足我啊。”

“如果是死在樹寶寶手裏的話,我應該是不會感到有什麽遺憾的。”

兩句話不斷的在腦子裏循環往複,最後碎成一片亂響。

英樹從房間裏出來的時候臉上尚有淚痕,但神情間已經恢複了那個張牙舞爪的封英樹。

“你同衛晴宇是什麽關係?”

英樹斜挑一眼,相當不屑的笑一下:“反正不是同你的那種關係。”他自然瞧不起他,當他不過是倒在晴宇致命魅力下的又一個男人。

男人,男人算什麽?男人如衣服,兄弟才如手足。

“到底他的身體是怎麽回事?”祁紹庭知道他的意思,不由一陣尷尬。

“一年一次吧!”英樹故意不說重點,輕描淡寫的帶過去。

“那之前他發病的時候,是你在……”

“我同他不做那種事。”英樹傲然:“祁少爺,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可滿地都是。尤其是像未央他,都不用招手。”封英樹故意模糊概念,沒有必要讓他知道太多,一個人如果知道自己太重要,容易驕傲!

祁紹庭牙關緊咬,臉色變得鐵青。

英樹深知做人要留餘地,又緩過一張臉來:“不過這可是他頭一回認準一個人,祁少爺就是祁少爺,魅力施展出來男人、女人都難擋。”

“是嗎?!那我是不是應該要很自豪?”祁紹庭冷笑。

“如果對方是夜未央的話,應該是可以的!”英樹挑一挑下顎,很無賴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