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埋葬

29.埋葬

夜未央回來了,於是祁紹庭也全麵回歸。??雖然這轉變有點突然和別扭,可是生活畢竟開始向著好的方向而去了。??而鈴木仁竟也剛剛好的,挑了這個時候給他道了一聲喜。

祁紹庭長久的盯著這一紙賀文,沒頭沒腦,無緣無故,可是他知道這是為什麽。

他知道這聲祝賀代表了什麽意思,夜未央的事,從一開始就完全隱沒在世人的視線之後,被鈴木清玄帶走,搶回來,治療,蘇醒……這一切的事都在秘密中進行,隻有極少的一部分人知道緣由。??鈴木仁遠在千裏,他的消息不應該會這麽快,可是他卻如此及時的做出了反映,這代表著什麽呢?

祁紹庭長長的歎了口氣。

這些年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日子過了很久,眼線和耳目把大家都連在一起,不動聲色的清除著暗藏在身邊的蛇,然後同樣不動聲色把‘眼睛’和‘耳朵’送到別人那邊去。??這種事已經做過很多次,多到麻木,隻有這一次,無比的猶豫和憤怒,因為那個人太重要。

祁紹庭不太確定鈴木仁到底要做什麽,試探?威脅?還是他已經知道這隻耳朵已經暴露,不再有價值,於是索性當成一份厚禮相贈,也算是將上一代的恩怨一筆勾銷了事。??不過無論如何,鈴木仁的隱忍和理智都令祁紹庭心寒,鈴木清玄再變態,可畢竟也是這家夥一手扶了他上位去。??如今這人的死活,他似乎是完全不理會了。

不過,無論怎樣都好吧!到了要收官地時候了,把該棄的子棄掉,該廢的棋廢除,重新洗牌,重新對抗。??一代人老去,一代人起來。

祁紹庭心想。??可能真的直到經曆了這一場,他才算是真正子承父業了,他那位強悍的父親,卻是當真在最艱難時也不曾伸出過援手,用最殘酷的方式逼著他成長。

本性江山,他們都習慣了。

傅非明上車的時候,隻問了一句話:“他會不會死。??”

祁紹庭搖了搖頭作為回答。??死亡並不是最終級地懲罰,經曆了這麽多之後,更讓他明白這一點。

一個不該死卻死了的人,一個應該死卻不會死地人。

墓地,一個很不錯的解決之地。

許墨凱一直都知道早晚會有這樣一天,所以他並不算驚慌,這樣的態度讓傅非明有些欣慰,他一直擔心墨凱會跪地救饒。??這樣他會覺得很憤怒,因為太沒有麵子,那人畢竟曾經是他的一個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