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相依一刻

者是因為這裏的山泉太熱,或者是因為這一刻的未央是因為害怕失去的感覺太過心驚,或者……或者已經沒有什麽或者。\\來喲laiyo更新最快最好用的小說搜索網站\\

祁紹庭忽然有了一種情願溺死其中萬劫不複的衝動,身體連接的地方融合得如此緊密,細膩濕滑的高熱,被內裏擠壓包容的感覺能夠讓最理智沉著的人變得瘋狂,每壓進一分喜悅也跟著成倍地增加,每退出一秒空虛就瘋狂地撲天蓋地,色魂神授,身隨心動,唇舌再次貼合,糾纏輾轉。

他想要更多,更多更多……直到吞沒!

夜未央已經有些迷醉了,連呻吟都被撞擊成斷斷續續的毫無意義的單音節,他張大了眼睛望向天空,純淨的藍,透明到底,他放開手跟隨紹庭的節奏起伏,如空中的飛鳥。

祁紹庭覺得焦慮,怎麽會這樣,他快要瘋了……他忽然有了一種想要把未央做暈過去的渴望,他看到他令他死去,令他生轉,把他的身與心都吞噬,一點不剩。

怎樣都不夠,多少都不夠。

他瘋狂而焦慮,眼淚無意識的流下來,零亂的吻上未央的唇。

未央,未央,他想,我怎麽會這麽愛你,我為什麽會這麽愛你……

夜未央忽然微笑起來,垂下頭貼到紹庭的耳邊……

“我愛你啊!”

纏在心頭的最後一根弦繃斷了,所有的堤壩都被衝垮,所有的阻礙都被抹平,最後的那一刻,他看到未央閉著眼睛。嘴角。凝固在最美地弧度上。

祁紹庭托此處地守園人熬了一鍋粥,他拿粥回來的時候,看到夜未央已經醒了,穿著白色的毛巾浴袍,怔怔的坐在榻榻米上愣神,聽到背後有響動,便轉頭一笑,伸手要去接碗。

祁紹庭躲了一下,坐到了他背後:“我喂你吃。”

夜未央夜舒舒服服的往後仰,靠到了祁紹庭的懷裏。

清清白白的一碗清水糯米粥。因為夜未央嗜甜,紹庭特意讓人放了大量的冰糖,還有切碎的話梅蜜餞絲。

夜未央吃了幾口,眨了眼睛笑:“你不吃麽?”

祁紹庭盯著手裏的勺子盯了半天,一仰頭慷慨就義似地,一大勺填進了嘴裏。囫圇咽了下去。

夜未央笑得開心,伸手摸了摸他的嘴角:“這麽乖。都不好意思欺負你了。”

祁紹庭嘴角抽了抽,不說話,一勺一勺的遞到他嘴邊。

終於把一碗粥乖乖吃完,祁紹庭抽了紙巾遞給未央,有點瑟縮的。垂著眼睛問道:“沒弄疼你吧。”

“沒關係。還沒你第一次厲害。”

祁紹庭無奈的圈著他的腰:“這事,你是不是打算記一輩子了?要不然等下我讓你強上一次,當是我還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