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隨心? 17.別叫嚷

17.別叫嚷

藍天下,青草地,夜未央盤腿坐著,嘴裏銜著一根麥管。

兩個小時之前,祁紹庭忽然跑回來,一把勾起他的肩膀興致勃勃的道:“今天天氣不錯耶!我們去踢足球?”

足球?夜未央笑得意味深長。

夜未央本來以為這家夥一上車就會將自己壓倒,沒想到竟當真開到了一個足球場。然後開始脫衣服…

何必如此?未央冷笑,做戲要做這麽全套的,是怕人跟蹤嗎?

夜未央正在不屑中,卻見祁紹庭拿出一件曼聯的球服來——穿上!

“你…”未央疑惑的睜大眼睛,不會真的專門拉自己出來踢足球吧?

然而問題很快有了答案,因為祁紹庭拎出一雙釘鞋,下了車!

再後來,夜未央看著他從後車箱背了一大網兜的足球在門排開,或起腳勁射、或淩空抽射,無不角度刁鑽、勢大力沉。居然是練過的耶?!夏天正是如火如荼的時分,一般人站在太陽底下都會出汗,更不要說像祁紹庭這樣劇烈運動,夜未央站在一旁看著他迅疾的奔跑,驀然間轉身,頭發散開,汗水從額頭滾落,身體融進陽光裏。

“哎,幫忙…”夜未央冷不丁看到一個球迎麵飛來,下意識的退開一步,任它遠去。

“哎,你很沒用耶!不知道體育老師怎麽做的?”祁紹庭抱怨著,跑過去找球。

“我是教男普的,不管球類運動。”夜未央不滿的挑眉,冷冷的分辯。

對了,就是如此,祁紹庭心中略定,糾纏了這麽久終於讓他摸到一點相處之道:不要和他嗆,不要和他比狠鬥冷!因為他不是人,玄冰做的魂魄有誰能比他更冷?隻有用最簡單隨意的方式對待他,讓他想發飆找不到方向。

“那,要不要現在嚐試一下?”祁紹庭盤著球過來,夜未央不動聲色,驀然出腳居然迅疾如閃電,祁紹庭吃了一驚,隻靈巧的用腳尖一勾,夜未央立時撲了個空。

“過來啊!”祁紹庭一麵護著球,一麵圍著夜未央轉。夜未央感覺這球簡直就是他從小養大的,神出鬼沒的跟著他的腳走,任‘他’費盡了心機卻連邊都沾不到。夜未央大怒,到後來不是在踩球竟是在踩腳。

“喂!喂…你犯規耶!犯規了啦!”祁紹庭大叫,靈巧的躲避,終於還是被踩到:“哎喲…”慘叫一聲,抱著腳倒地。

“祁少爺?”夜未央調侃的笑,輕輕踢踢他。

“很痛啦!”祁紹庭故意忽視他眼底的機鋒,脫掉鞋子揉腳:“真是沒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