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夜未央 隻求共我放任

1.

紙醉金迷,浮生如夢,藏在這城市最深處的所在,每夜上演著相似的劇碼,雖然人物變幻著身份,卻是同樣的奢侈與迷亂。

在這間酒吧的最裏層有一個外人永遠無法自行發現的房間——永夜!

因為這裏永遠不會有太陽升起,這裏的夜永遠不會有盡頭,這裏提供最完美的男人和女人,這裏隻買拉斐的餐具,施華絡世奇的水晶珠隻是鋪在腳下的碎石,名貴的波斯地毯被隨意的撒上酒漬,奢侈就是用浪費來成就品味。

當然這裏──要求每一個進出的人腰纏萬貫!

一個如常的夜,客人比往常略多了些,自然那是因為‘他’回來了。陸離的燈光,迷亂的音樂,客人們享受著屬於自己的服務,最美麗的女人或是最英俊的男人。大廳的周圍設有數間精巧的臥室,情不能所已時隨時可以進去,全套迪奧的床飾繁華而又浪漫,並且隨時換洗。

有兩個西裝革履的客人身邊沒有點陪侍,隻一邊品嚐紅酒一邊等待著,間或交談幾句:

“聽說他回來了。”

“是啊,回來好幾天了!”

“嚇,我天天來,就沒見他出現過!”

“開始那幾天都是被去年訂下的老客人包走了,哪裏有機會讓你看到!”

“其實我也就是想看看……”

“不知道今天……”

對話淹沒在一片電子音中,靡亂而又詭吊的節奏恰到好處的挑逗欲望,每個人都開始感覺到體內有團火在燃燒,這一夜的**就快要到來了。

“啊……”一個輕而柔軟的聲音伴著音樂的節奏滑出來,鑽進每個人的耳朵裏,蝕骨勾魂……

誰?怎麽回事?早已意亂情迷的人不約而同停下舞步找尋聲音的源頭。

“啊……”像是從牙齒縫裏滑出來的,揉合著痛苦與快感的呻吟,光是聽到就已經讓人從心底升起一絲奇異的快感。

樂隊忽然沉寂下來,早已被酒精和欲火燃燒得焦灼不安的人群開始四處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