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隨心 26.困獸之鬥(下)

走到綾子的房門口,敲過了門,健司又不放心起來:“等下我跟你一起進去。”

“大哥!”祁紹庭不耐煩起來:“有你鎮在外麵還怕我吃了她嗎?再說了,這種事情你站在旁邊讓我怎麽勸?”

“哥!”綾子一開門,冷不丁看到祁紹庭站在門口,頓時臉色大變,祁紹庭眼明手快的閃身鑽進去,腳跟一勾又將門帶上。

“你來做什麽?”綾子杏目圓睜,柳眉倒豎。

“來和你商量一下要怎麽解決這件事!”祁紹庭倚著牆雙手插在褲袋裏斜斜的站著。

“要怎麽解決?”

“就當作:什麽事都沒有發生過!”祁紹庭牢牢的看定她,一字一字砰出來,倒像鐵錘一下一下都打到人的心裏去。

“祁紹庭!”綾子失聲尖叫:“你倒是來告訴我什麽叫做什麽事都沒的發生過!!”

“夠了!”祁紹庭忽然暴怒,綾子嚇得一顫,一肚子尖叫全悶在嘴裏。

“你以為我會比你好過多少?你以為我就不想發怒,不想殺人放火?好啊,你要鬧是不是?鬧出來啊?大不了一拍兩散!你很開心嗎?”祁紹庭雙目充血惡狠狠的似要吃人。

綾子從未見過他這個樣子,一時間說不話來。

祁紹庭深吸了一口氣,低下頭按摩眉心,再抬起頭來的時候神色已經平靜下來:“綾子,這件事情鬧開了對誰都沒有好處,你我的名譽都受損。”

“你又知道……”綾子鼓足勇氣來反擊。

“我知道,你可以說他強奸你,反正這種事情也查不出來。”祁紹庭雙目如電咬緊她:“那我也可以說是你勾引他,誰又能說服誰?到頭來還不是一拍兩散?鬧得僵了,恐怕是會死人的吧!”

“我……”

“你不在乎對嗎?你當然不在乎,你又不認識他們!我倒是不能不在乎呢,畢竟他們都是跟著我混的。隻是,你拿種事情來威脅我,不會覺得太卑鄙麽?”

綾子無言以對。

“我答應過你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祁紹庭目光凝定,說出來的話是像鐵板一塊。

“那你打算要怎麽說?”綾子思慮了半天方寒著一張臉開口。

“你鬧都鬧了,總要有個由頭,就說你懷疑我和未央有曖昧好了。”

“你們兩個當真隻是有曖昧而已嗎?”綾子冷冷道。

“哈!”祁紹庭失笑:“那你們兩個當真什麽都沒有發生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