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隨心 37.父與子(中)

祁紹庭非常滿意自己剛剛那句話帶來的震撼效果:“我承認我這個總經理的確有不稱職的地方,我不該放任隆運集團連年虧損,而不及時的對它進行結構重組……”

“你小子胡說八道什麽?祁氏明明年年都盈利不少!”祁德隆大怒

“祁德隆先生!年年盈利的是祁氏企業,而不是隆運!”祁紹庭拿起桌上的一疊文件,分發給眾人:“這是最近這十年隆運的詳細財務報告。”他故意將這份財報做得專業無比,一翻開通篇都是密密麻麻的數字,這時候有誰耐得住性子看這種東西,一個個都拿眼睛看牢祁紹庭。

“從三年前開始隆運已經開始了收支失衡的狀態,其中僅僅是董事長個人在廈門的一次投資失利就是近3個億的損失……”

祁德隆本想要反駁,聽到後半句不得已就隻能將話咽到肚子裏。那一次他隨同四海幫投資廈門的石油走私生意,沒想到皇天不佑,剛剛出手就撞上嚴打,現貨與資金全被查抄血本無歸。當時祁紹庭隻是淡淡的說了一句他會處理,沒想到竟留下了這樣的殺手。

眾人隻聽著祁紹庭口口聲聲隆運,卻絕口不提祁氏企業。正在疑惑間,坐在祁德隆身旁的財務總監吳森已經臉色煞白強做鎮定的站起來:“總經理,一個企業有時候會在一定的時期出現財務上的困難,但是以隆運的總資產來說,這種程度的負債並不過份!而且明年隆運將會有兩個樓盤一起放市,到時候財務上一定會有所改觀!”

“的確如此,所以我並不打算讓隆運破產,隻是覺得有必要調整一下這個公司。而之前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我一直都無法真正參與到這個公司的內部運作!”祁紹庭說得意味深長。

“很好,我很高興你在即將卸任的時刻仍然對公司的未來如此的關心,不過這種調整我認為應該由更合適有的人選來執行。”祁德隆根本不吃他這套,無論祁紹庭說什麽都好,隻要能趕他下總經理的位置,就成功了一半。

“為什麽董事長您總是不明白我的意思呢?我其實一直都很想為您留一點麵子的!”這話表麵上聽來越是誠懇,背地裏的諷刺意味就越濃厚,祁德隆卻隻聽得氣血翻湧,幾乎當場就要掀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