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除非我死,我帶著你一起走

“哦!”穀棋聽到身後一聲低低的輕呼,再回頭時夜未央已經不見蹤影。

“唉……”穀棋故作深沉的歎一口氣,忽然又驚叫起來:“糟糕!”

“又怎麽啦!”由於傅非明此刻不在畫麵中央,String又恢複了他一貫的機敏反應。

“他本來說好會請客的!”穀棋苦著一張臉,相當哀怨的表情。

好在String已經是見怪不驚,渾然像沒聽見一樣,又專心致誌的操作電腦在一個個監視屏中切換來去的找尋。

“哎,我跟你講,不許把剛剛那個窗口切掉!”

“知道啦……”

祁紹庭朦朧中感覺有人開門進來,本以為是傅非明回來了,輕輕叫了一聲卻沒回應,艱難的睜眼看去卻見夜未央靜靜的站在麵前,美得不似真人。祁紹庭一時恍惚起來,眼神愈加繚亂,分不清是真是幻,過了好一陣才清醒過來,輕輕說了一句:“你來了啊!”

夜未央沒有說話,隻輕輕點了點頭。

祁紹庭忽然有一種命中注定的感覺,這一刻,他最脆弱的一刻,他支開了傅非明卻全被夜未央看在眼裏。然而此時此刻他卻已經累得不想再裝,反正在這個男人麵前他一直都是失敗者,他從來都瞧不起他,多這一次,形象也不會更差!

算了,就這樣吧!

夜未央不知該怎樣形容眼前這個祁紹庭,疲憊的憔悴的,薄唇邊綻開的鮮血綿延到頸子裏去,衣領上滿是星星點點的紅……沒來由的感覺觸目,一種心煩意亂的厭惡感。伸手從桌上抽了一大把麵紙,扳過祁紹庭的臉來狠狠的毫不溫柔的用力擦去他嘴角的血跡。

祁紹庭隻覺嘴唇被摩擦的微微有些生疼,卻沒有反抗,沉褐的雙瞳靜靜的看著夜未央,似水,但無波,一點一點的漾開來。夜未央從不曾這樣與祁紹庭對視,心裏莫名其妙的一窒,忽然惱怒起來將手上紅紅白白之物揉成一團,精準的拋進牆角的廢紙簍裏。

然後,又不知道要做什麽,居然有點不知如何自處的意思。

“你下一輪的目標能告訴我麽?”祁紹庭的聲音柔軟而喑啞,入耳時似酒,微苦卻醇厚。

夜未央怔了一怔,倒像是鬆了口氣,一隻手撐在桌子上另一隻手在祁紹庭的電腦鍵盤上敲打一番,顯出幾行名字來。祁紹庭凝神看了一會,伸手按住‘back’鍵把文字消幹淨,不過這樣幾下動作,剛剛積蓄的體力又宣告用罄,倒在椅背上喘息。朦朧中聽到腳步聲,祁紹庭以為他是要走了,忙一伸手握住夜未央的腕:“不要走,陪陪我!”

入夜了,窗外的霓虹在夜未央的眼睛裏變幻著色彩,湮沒了他本來的情緒,忽然沒頭沒腦的來了一句:“你把頭發剪短了,還不錯!”

“是嗎?”祁紹庭笑起來,嘴角邊淺淺的梨渦隱現:“我很高興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