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隨心 5.愛 是做出來的!

這天正值祁氏一大批公司中高層開會,企業雖沒到病入膏肓的地步,但是頑症亦是不少,更何況新官上任三把火,一代新人換舊人。各方麵都要整改,各方麵都要變,什麽裁員計劃,結構調整……林林總總不一而足。會上也自然是氣氛熱烈,眾說紛紜,每到這種時候祁紹庭多半就是坐著聽,等到所有人的意見都發完了再一錘定音,此時多半已經融各家之長,也將副麵的影響降到最低。

祁紹庭聽得正入神,眼角餘光卻不經意掃到玻璃門外一個熟悉的身影,總以為是看錯了,定定神,再看,真的是他,馬上心裏開始發慌,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

傅非明察覺出祁紹庭神色有異,回頭一看才知道是勾魂羅刹大駕光臨,衝著祁紹庭會心一笑便從桌子旁邊退出去。

才不過幾秒鍾的工夫,祁紹庭心裏已經千回百轉,不知道他為什麽會出現,不知道他要幹什麽,不知道出了什麽事,不知道傅非明與他是否談得攏,不知道傅非明會不會欺負他,不知道他會不會欺負傅非明……這種狀態下還開什麽會?別人說的話自然是一句也沒往心裏去。

又過了一會,傅非明推門進來,祁紹庭急於知道答案,眼睛直追著他走,想不到這死小子明著要擺他一道,居然一落座就低了頭,兩指抵住眉心,看都沒看他一眼。

祁紹庭一顆心懸在半空中上下不得,熬了一會到底熬不住,當即桌子一拍—休會!

當老板若是連這點私權都沒有,還不如去做小弟。

等到閑雜人等都走了七七八八,祁紹庭也懶得矜持下去,一把揪起傅非明的衣領:“你小子,搞什麽鬼?”

傅非明一挑眉毛:“我替你招待佳人,你這樣謝我?”

祁紹庭愣了一下,凶巴巴的衝著傅非明道:“我饒不了你!”

傅非明看著祁紹庭轉身衝出門,便對許墨凱笑道:“看到了吧,男人就是這樣,重色輕友!”

許墨凱茫然的眨了眨眼:“剛剛那個,不是男的嗎?”

傅非明笑:“怎麽?你沒聽說過有男色嗎?”

許墨凱以手覆額驚愕不已:看己在美國的這些日子,錯過不少好戲。

祁紹庭站在門口深吸了一口氣才敢推門:夜未央抱膝坐在窗台上,籠了一身的夕陽殘照,聽到門口有響動,轉頭緩緩的看向祁紹庭,半張臉隱在暗處,半張臉飛了金,一雙黑玉似的眼睛越發黑得透亮,連眼角淡淡的青都是無盡魅惑。大約是天氣熱,頭發又剪短了些,露出秀氣的眉和圓潤的耳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