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隨心? 12.情來!性到!

12.情來!性到!

“為什麽?”傅非明努力振奮精神,無奈身體卻在發軟,這種恐懼感,與死亡相關,非常真實非常強烈,會讓心髒都縮在一起。

“我高興!”夜未央的嘴角微微的彎起來,此人如此挑釁,毫無顧忌的炫耀他有多礙眼,這家夥以為自己是誰?如果有人執意要找死,他一向都很有興趣送他們一程的。

傅非明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男人平靜的微笑著,就像隨時準備踢開一塊擋路的小石子:“就這樣?”

“反正,你不正是你期望的麽?”

他在開玩笑,從他每一點笑意,每一道眸光中都可以看出來他在開玩笑,但是沒有用,傅非明仍然感覺到寒氣侵體,後背有針刺的麻痹感。

因為,夜未央,他正是那種可以隨便因為一個玩笑就會殺人的人。

“…是因為紹庭嗎,我可以解釋!”雖然傅非明一貫有特立獨行的風格,但這並不代表他會接受死得如此詭異而無意義,另外對於死亡的恐懼感也不會因為一個人智商而有所降低。

“好啊!解釋吧!”夜未央說得不緊不慢,眉稍間卻沁出一種近乎詭異的魅豔,似一朵噬人的花。

“我和祁紹庭,並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我一出生就認識他了,如果要有什麽,那早就有了對嗎?而且,如果我真的喜歡他,怎麽可能放他出去**?你說對不對?”傅非明簡直鄙視自己的神經,平常也氣焰囂張的很,怎麽真到了該無畏的時候就如此不濟?

傅非明盯著夜未央的眼睛:“我這麽小氣的人,怎麽可能忍受我喜歡的人十天半個月**就換了個新品種?”

“哦!”夜未央微微歪一歪頭,似乎並不在乎。

“我喜歡女人!”

“沒看出來!”

“那是因為目前為止我還沒遇到!”傅非明終於有了困獸的神情,要怎麽來向一個人證明自己的性向:“我聽說男人做過那種事是看得出來的,實在不行我脫光讓你檢查一下?”

索性豁出去了!

其實傅非明不是一個擅於說謊的人,有些人是不會,而他,是不屑!他說得是實話,可也同樣看得出來,令夜未央發怒的關鍵,並不在此。

“不,那不重要。”夜未央流露幾分不屑神色:“其實你和他什麽關係,我倒也不在乎,是你在找死,不能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