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暗湧 25.所謂妥協

“你要幹嗎?學人投湖嗎?”

祁紹庭忽然聽到耳邊有人低喝了一聲,身體被人一拉,後退了三步。

“誰?”紹庭直覺的大吼,轉瞬便醒了,一轉頭,卻看到未央在月光下淡淡流光的臉,頓時愣住。

“是我,怎麽了?”未央一挑劍眉。

“沒,沒什麽。”祁紹庭覺得半邊嘴唇微麻發癢,一直癢到了骨頭裏,隻得掩飾的笑笑,卻發現自己竟不知什麽時候站到了小湖邊上,紹庭打量一下自己與湖的距離,想想剛剛被人拉開那三步,頓時有點心慌。

他倒不是怕水,但問題是,他怎麽會站在這種地方?

是那個叫冰的人搞得鬼嗎?那麽,是否隻要他願意,他也可以讓自己往qiang口上撞?

祁紹庭一想到這裏,臉色便有些發白了。

“是冰嗎?”未央倒是看出端倪來了。

“他是誰?”

“一個認識的人。”

“你以前,是個殺手嗎?”祁紹庭小心翼翼的問,他不知道未央的底線在哪裏,隻能一點一點的摸索。

“不光是殺手,任何能達到目的的事我都會做。”

“是怎樣的目的?”

“錢,或者別的,不知道,看他們要什麽。”

“那麽,當年到底發生了些什麽事?”早一點明白未央的底線在哪裏,未來會更安全些吧。

可是,祁紹庭在瞬間感覺到了殺氣,足以破膚的殺氣,他頓時心驚:“你不想說?”他試著伸手去摸未央的頭發,手指穿行在幾乎凝固的空氣裏,連心髒都似要縮緊。

未央點頭,緩緩閉上眼睛,四下裏尖銳的殺氣頓時化於無形,紹庭鬆一口氣:“不想說的話,就不要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