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隨心 3 4.叫我忘記 醉生夢死

3.叫我忘記

第二天,晴宇為了替孟柘平息眾人心中的怨氣特意拉他在校園裏走了一圈,衝晴宇的麵子倒是不再有人明麵上欺負他了。

鶯飛草長,天漸漸熱起來,因為曬了一個多月的太陽,晴宇的膚色不再是半透明的白,轉而成淡淡的小麥色,春天的陽光常常曬得人想睡覺,晴宇主動要求坐窗邊的桌子,一幹女子一邊欽佩他的好膽色,一邊羨慕他的好膚色。

已經開學近兩個月了,是不是該安排一次測驗了?孟柘貌似最近有變瘦,常有意無意在自己麵前經過……

晴宇正胡思亂想之際,四周忽然安靜下來,一種詭異的仿佛時間被抽空般的沉寂。晴宇憑直覺抬起頭,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從門外走進來,失態的同事向他呆視,竟不知收斂。

凜利的目光,筆直的鼻梁,以及線條近乎完美的薄唇!

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剛在這個時候,一個女生匆匆過來交成績冊子,近距離與他打了個照麵,“嗬”地一聲,手中成疊薄冊都跌翻在地。

“你……”晴宇原本想說:你是誰?

但是嘴唇被捉住,帶著侵略氣息的吻……緊緊地交纏著晴宇的舌頭,吸吮著,激發出連靈魂深處都為之侵蝕的疼痛與快感,翻攪著……暈炫的光感連成一片,晴宇的眼神逐漸迷離。

原來如此……雖然沒見過這張臉,但至少還記得這個吻。

喘息著,退後一步,靠到窗台上才站穩,晴宇神色裏透出不耐:“你……”

他原本想說:你到這裏來做什麽?

可是竟猛然感覺到自己雙腳離地,衛晴宇在一聲驚呼中被人打橫抱起。一道道震驚的目光在眼前凝成縱橫交錯的網,身不由已的撞過去,身後散落一地目光的碎片。

要過了很久,辦公室裏才發出一陣轟鬧,幾個回魂比較快的人衝出門外。

“你要做什麽?我自己會走……”衛晴宇在他手臂上掙紮。

“你再動,我就把你從陽台上扔下去。”沒有什麽表情的冰冷的話,讓人懷疑他大概真得會這麽做。

敞篷汽車的好處就是不用開門,衛晴宇就這麽直接被扔進去用保險繩扣牢,便很無厘頭的開始羨慕起孟柘的噸位,如果自己也有個猛獁這麽囂張的綽號,至少就不會被人拋來拋去了。